中式古典後搖樂團 沼澤Zhaoze “爭鳴” 一曲史詩 鳥族寓言

中式古典後搖樂團 沼澤Zhaoze “爭鳴” 一曲史詩 鳥族寓言

中國樂團沼澤Zhaoze,是世界上獨一無二前所未有地將古琴(具有千年曆史的中國傳統樂器)電氣化,並將後搖、前衛、氛圍、古典、民謠相結合,營造中國山水畫的情緒和情感融入其中。建立了一個絕對獨特的聲譜 – 一個充滿靈魂,夢幻和富有想像力的詩意世界。更受柏林的WOMEX創始人ChristophBorkowsky形容為中國的Pink Floyd。

沼澤樂隊2018年發行的《爭鳴》。專輯只有一曲,但時長四十三分鐘,一首曲子就是一張唱片的容量!作品主要錄製地在比利時佐特海姆(Zottegem)市郊的一處小森林裡,在樂曲裡甚至不時可聽到林中啾啾鳥鳴聲。專輯由沼澤的音響工程師阿星(Park)負責錄音和混縮;比利時Deaftone Studio提供技術支援,Deaftone Studio也是全球最著名的後搖音樂節Dunk! Festival的指定合作方。專輯封面的飛鳥沙畫由陳益謙所繪,還有白川的攝影,海亮海遜的爸爸則執筆書法,然後由沼澤鼓手海遜作封套設計。

圖像裡可能有天空、樹、戶外和大自然

長篇寓言史詩-

新專輯《爭鳴》,一如既往地獨特和大氣,甚至在編曲、技法及聲音處理等許多方面,都更為大膽和具有前瞻性,而與此同時,依然不損其動聽和感人的特質。沼澤前無古人的電古琴,獨步天下的琴簫加搖滾三大件,再次在這張專輯裡,表現得淋漓盡致。

新作繼續有許多新穎的技巧:富於張力的古琴失真讓人驚喜,而弓拉古琴亦大放異彩,時而像管弦樂恢宏澎湃,時而似大提琴抑揚感人,時而模擬鳥類之哀鳴,無疑,此番電古琴在當代化之路上走得比以前更遠了,也更有個性了;鼓和貝司這一組夥伴異常的出色,或低沉轟隆,或細密連綿,或地動山搖,層層遞進而又變化多端;這一次的吉他,相對于傳統技法,反而更多地運用了擦弦、ebow、效果調製等大量噪音類聲效,為作品帶來更奇幻斑斕的氛圍渲染。而簫、鋼片琴以及貝司類比鍵盤長音等等也可圈可點。

此外,沼澤在編曲上也作了許多嘗試,比方7分鐘左右開始,頻繁轉調,而且調轉得越來越快,令音樂亦愈來愈扭曲和瘋狂;中間有一段鼓和古琴拉弓的對答,營造出緊張而詭異的氣氛;以及樂曲最後,多重簫聲此起彼伏演繹出別樣的諧和;還有很多,不一而足。

43分鐘一曲的超長篇幅,竟絲毫不覺拖遝沉悶,相反,整首樂曲一路鋪展,結構新穎多變,跌宕起伏,情感細膩而氣勢磅礴,或扣人心弦,或感人至深,宛若一部長篇的寓言史詩。

未提供相片說明。

「爭鳴」有話說-

專輯的主題,也是曲名:“爭鳴”,這是一個有著中國文化獨特語境的詞,起初源自百鳥爭鳴,形容鳥類爭相鳴叫之景,而後引申為百家爭鳴,寓意各方競相論辯之意。而這個詞,也正在時間的長河裡,不斷被賦予了嶄新的意義。

中式古典後搖樂團 沼澤Zhaoze "爭鳴" 一曲史詩 鳥族寓言 1

在歐洲森林裡錄音-

有趣的是,專輯的主要錄製地,竟選擇在比利時佐特海姆(Zottegem)市郊一處小森林裡,甚至樂曲中還能不時聽到鳥兒們的鳴叫。從去年開始構思,到今年五月歐洲巡演,這部長曲逐漸成型,樂隊便著手錄音。期間,沼澤恰好在比利時參加Dunk!音樂節,這個全世界最重要的後搖盛會,因此預訂了在Dunk!合作方的Deaftone Studio。

和Deaftone的製作人Jannes約好了,正式錄音之前,先集中排練幾天,大夥兒白天黑夜都在錄音棚和住處之間穿梭。一個陽光明媚的晴朗早晨,天空湛藍,海亮和阿來走進旁邊一個小森林,打算穿過樹叢和馬場,到studio那邊去,順道欣賞下林中景色。幽深的林子裡鳥鳴喧喧,風嘯簌簌。正是春天的季節,滿眼都是盈盈的綠色,還有小溪的潺潺流水聲。

海亮便忽發奇想,要不直接在林子裡錄音吧,演繹一個百鳥爭鳴的故事,沒有比這個環境更棒的了。阿來也甚是雀躍,只是擔心錄音師阿星反對。果然,Park對森林的聲場頗感憂慮。可是沒想到,實地考察了之後,阿星也欣然同意了,他說樹林裡自身的混響也挺好聽。而且大家覺得,畢竟專輯就叫《爭鳴》,錄進一些森林環境聲的底噪,也算蠻切題。就這樣,這張專輯大多數的聲軌都是在林子裡錄音的,只有小部分後期室內補錄。

中式古典後搖樂團 沼澤Zhaoze "爭鳴" 一曲史詩 鳥族寓言 3

錄音趣事記-

海亮(古琴手):那會兒比利時還蠻冷的,特別夜晚,錄完那天晚上,大夥兒在住的房子外面,撿了一些地上的樹枝木頭,燒著取暖。當地每家每戶門口都有個這樣的大火爐。戶外錄音最麻煩是天氣,第一天是個美好的晴天,第二天就遇上多次的陣雨,我們在重新佈置現場、錄音和緊急撤場(搬走或者遮蓋器材)之間,來回折騰了好多次,好不狼狽。還有一陣子,海遜在單獨錄鼓,我就在附近一片青翠草地上躺著歇息,凝望著湛藍天空上,白雲飄蕩,飛鳥掠過,心情甚是舒暢悠然。

海遜(鼓手):每天我們錄音的時候,林記就會駕車到市區的超市,進行大採購,買回來很多食物和飲料,供錄音之余享用,白天我們在陽光下野餐,夜晚在篝火旁喝酒聊天,那些日子感覺特別溫暖幸福……

阿來(貝斯手):錄音結束後的那天晚上,大夥們在戶外點著篝火喝著啤酒,發了好多圖片和小視頻到樂隊的樂迷群,其中一個國外的樂迷感歎說:“這就是他夢想中做樂隊的狀態,完全像一家人一樣地生活。”一句話讓我暫態穿越了20年。

細輝(吉他手):森林錄音那幾天特別冷。Deaftone的錄音師Jannes(這次錄音設備也是Deaftone提供的),每天都沖好一大壺咖啡,帶到森林裡給大家喝,他好貼心。

海外樂評-

“一張史詩般的一首曲專輯,明確地呈現出音樂的非凡和激動人心,還有寓言般的獨創性,《爭鳴》是一種超現實和突破性宏偉之聲的體驗。我不會懷疑他們在其音樂領域裡成為中國最偉大先鋒藝術的潛力。……”

——Wagner 摘自(海外碟評 | 《爭鳴》堪稱“年度藝術搖滾專輯”)

除了按讚分享和投稿,您還有更多方式支持我們!異端者HERETIC致力分享各種主流以外的聲音,如果您認同我們付出的努力及成果,請點擊下方的贊助連結。無論金額大小,它們都將成為我們繼續奮鬥的力量,由衷感謝您對音樂的支持與熱愛。

支付

(Visited 1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