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2 Rammstein 新專輯 Radio 歌詞解析與翻譯

譯/Tzhu

EP.2 Rammstein 新專輯 Radio 歌詞解析與翻譯

我們從Rammstein 發布這張新專輯中的第一首單曲,,Deutschland,, 就已經知道 2009 年的Liebe ist für alle da (愛是無所不在)這首乃是一個特別的存在
而這張由德過工業金屬先驅耗費了十年光陰製作的專輯可能是他們所專輯中製作最好的一張。

經由這張專輯的主題引起了眾多的粉絲猜測:Rammstein堅決站在反對日益增長的全球民族主義浪潮的對立面;這是一張概念專輯,在他們從這些施虐者角度的旅程中追隨一個受折磨的主角;這是一系列歌曲,旨在讓聚光燈不在聚焦於他們誇張的髮型或現場表演中,而是將其重新聚焦於他們作為音樂家的身份之上。

與往常一樣,這張專輯歌詞的含意 ,站在不同角度去理解 會得到不同的答案,特別是大多以德文寫詞的雷姆斯汀 ,會讓眾多喜愛他的歌迷們 要去了解其背後含意需要去翻譯它,而在這之中 當然存在著 更多解釋上的誤差。

但有一件事是沒有問題的,這是最重要的是Rammstein。同時具有對抗性和原始性,這是一種內省和成熟的行為,就像醜聞或爭議一樣。這並不是說這張專輯沒什麼好玩的,當然肯定的是雷姆斯汀這塊招牌 依然會帶給我們眼睛一亮的東西。

在此,我們用會為您帶來雷姆斯汀的歌詞的翻譯與解釋,還有些專家的意見及這張專輯你可能會需要了解到的事。

「Radio Rammstein」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部MV 開始時的小開場白為 ‘Achtung, Achtung. Hier ist Berlin Königs Wusterhausen und der Deutsche Kurzwellensender. Wir senden Tanzmusik’. (譯為: 注意注意 這裡是 柏林Königs Wusterhausen 與德國短波頻道 我們現在放送舞曲)

這邊其實藏著一個有趣的彩蛋, Königs Wusterhausen是一個位於柏林東南部幾英里的小鎮,並於1920年在德國建造了第一個無線電發射機。在納粹於1933年奪取政權後,發射器被用於宣傳廣播,並在戰後東西德統一後將該場地改造成博物館。

一開始的歌詞 其中也暗藏些玄機。

 Wir durften nicht dazugehören
 我們不被允許去屬於任何事物,
Nichts sehen, reden oder hören
既看不見,聽不著 也無法談論
Doch jede Nacht für ein, zwei Stunden
也就每晚有著那麼 一到兩個小時
Bin ich dieser Welt entschwunden
能讓我逃離這個世界
Jede Nacht ein bisschen froh
每晚的那一點點幸福
Mein Ohr ganz nah am Weltempfänger
就是讓我的耳朵緊緊貼近收音機

「Radio Rammstein」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是與在東德長大的青少年的經歷有關,在那裡國家成立的廣播頻道受到嚴格審查,年輕人會拼命嘗試從其他地方接聽西方音樂。

甚至還有一個制度限制了西方音樂在派對上播放的程度,而20世紀60年代披頭士樂隊的崛起引起了當時德意志民主共和國領導人沃爾特•烏布里希特的反響。 “我們真的要接受所有來自西方的垃圾嗎?他們作品的所有內容都是單調空洞如Yeah, yeah, yeah。”

“Radio 這首歌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像Rammstein這樣的樂隊完全可在商業層面上可以做得很好,”Devin Townsend說。“ 因為通常藝術家們 會根據 是否能夠完美達到 他們心中的
,,藝術實現,, 來直接發行單曲或主打歌這樣子的非傳統行銷模式  ,但是往往現實面還是 ,得從大型的現場演出 或是高成本 精緻的曲目製作 來直接從中獲利。“

“Rammstein無疑是最近唯一能夠從商業中獲得極大成功但卻又能完全兼容藝術的樂團。選擇一首這樣的歌曲去讓人們喜歡並將歌迷的意願推向耗費鉅資的現場表演,這非常高明的一手用於商業上的另一個例子。我目前非常欣賞這個無所畏懼的樂團在重型音樂圈的任何行動。“

Wir durften nicht dazugehören
 我們不允許去屬於任何事物,
Nichts sehen, reden oder hören
既看不見,聽不著 也無法談論
Doch jede Nacht für ein, zwei Stunden
也就每晚有著那麼 一到兩個小時
Bin ich dieser Welt entschwunden
能讓我逃離這個世界
Jede Nacht ein bisschen froh
每晚的那一點點幸福
Mein Ohr ganz nah am Weltempfänger
就是讓我的耳朵緊緊貼近收音機

Radio, mein Radio
收音機阿,我的收音機
Ich lass’ mich in den Äther saugen
我讓自己在虛空中吸取氧分
Meine Ohren werden Augen
我的雙耳就如同我的雙眼
Radio, mein Radio
收音機阿,我的收音機
So höre ich, was ich nicht seh’
讓我聽到,那些我看不見的
Stille heimlich fernes Weh
那些 沉默 隱密 又遙遠的不幸

Wir durften nicht dazugehören
我們不允許去屬於任何事物
Nichts sehen, reden oder stören
既看不見, 也不能談論 或 打擾任何事物
Jenes Liedgut war verboten
那些被禁止的歌
So gefährlich fremde Noten
那陌生的音符 是多麼的危險
Doch jede Nacht ein wenig froh
是阿每晚的那一點幸福
Mein Ohr ganz nah am Weltempfänger
就是讓我的耳朵緊貼著收音機

Radio, mein Radio
收音機阿,我的收音機
Ich lass’ mich in den Äther saugen
我讓自己在虛空中吸取氧分
Meine Ohren werden Augen
我的雙耳就如同我的雙眼
Radio, mein Radio
收音機阿,我的收音機
So höre ich, was ich nicht seh’
讓我聽到,那些我看不見的
Stille heimlich fernes Weh
那些 沉默 隱密 又遙遠的不幸

Jede Nacht ich heimlich stieg
每個晚上我悄悄的起來
Auf den Rücken der Musik
在那些音樂的背後
Legt die Ohren an die Schwingen
我貼緊我的耳朵在它的頻率上
Leise in die Hände singen
小聲地對著我的雙手歌唱
Jede Nacht und wieder flieg’
每天晚上我將再次地飛翔
Ich einfach fort mit der Musik
我輕易地拿著那些音樂
Schwebe so durch alle Räume
漂浮過每一個空間
Keine Grenzen, keine Zäune
沒有界線 也沒有高牆
Radio, Radio
收音機阿,收音機
Radio, Radio
收音機阿,收音機

(Visited 195 times, 19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