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樂團人、挺音樂誌主理人:民眾可以打開對重金屬的想法希望

前樂團人、挺音樂誌主理人:民眾可以打開對重金屬的想法希望 1

淡水漁人舞台自16年誕生之始,便打造獨立音樂新的演出空間,除了賦予淡水河川許多新的文化意境,打造新的觀光面貌,更於創始之初便由前《樂團人》、《挺音樂誌》主編趙竹涵,會同玩樂誌吳振元合作打造出一年一度專屬重金屬音樂演出的”金屬之夜”。

 

至今四年的來的金屬之夜,更由今年規劃出特別的節目橋段《搖滾嗨歌練團室》,經歷了《樂團人》、《挺音樂誌》的多年過後,始終沒有放棄初衷的趙竹涵,秉持著什麼理念促成金屬之夜的誕生,而在這第四年的金屬之夜中,《搖滾嗨歌練團室》又是由什麼理想而誕生的,此次我們特別與這位資深音樂圈的人士來聊聊金屬之夜與《搖滾嗨歌練團室》中背後的故事與常年來他始終保持的信念吧。

為什麼想在大眾性質的舞台創辦金屬之夜,以及最初的原因

「是這樣的,以前我做雜誌紀錄音樂祭、音樂表演時,常聽到很多樂團會說民眾們不聽重金屬、民眾討厭重金屬,但在我的觀察,我覺得並不是,民眾會聽重金屬,而且絕對會聽,但是關鍵在於我們怎麼樣讓民眾去聽、去接觸,尤其如何讓民眾放下心防與成見把表演看完,因此,如何做出一個民眾能夠理解的『入門級的演出』,我覺得這件事情變得很重要。」

「因為目前我在松山文創園區工作,參與過許多場域內舉辦的劇場活動,在劇場圈,有一個蠻普遍的概念,就是鼓勵表演者與觀眾是互動,甚至打破界線共同完成演出。」

「我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在設計這個活動把它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當然是表演者,可是只有金屬樂的表演者,對民眾來說得接受一定較低,因為民眾對重金屬這種曲風不了解又很陌生,更可能會覺得重金屬樂團似乎很難相處。所以我把(修正:樂迷第二群、一般民眾第三群)觀眾設定成第三群人,但是觀眾本身並不知道他們也是演出的一部分,樂迷與樂團互動的環節,就是呈現表演的一部分,而真正的觀眾其實是外圍的遊客與當地的鄉親,這個就是設計中三個環節所形成的活動。整體的概念是想讓一般民眾也機會進一步的認識重金屬。」

「漁人舞台 金屬之夜」的圖片搜尋結果

「漁人舞台重金屬之夜的目標只希望能讓民眾看完三團的演出,希望能成為對重型音樂有興趣的民眾接觸重金屬的入門,並不希冀所有的民眾都會因為這個活動而成為重金屬粉絲。而在層層設計下,第一場我們就完成在台下有許多一般民眾的重金屬推廣,而且民眾參與熱烈,後台也沒有收到負評,平時習慣在這邊看民謠演出的民眾也很喜歡這樣的表演,並透過活動看見重金屬音樂的另一面,最特別的是有阿嬤除了看完整場三團的表演之外,還跟樂團買CD、合照,這更證明了這個方式是可行的,我也想將這個概念分享出來,希望能有更多有資源與能力的重金屬樂愛好者,能嘗試朝這個方向構思相關活動,可以的話也希望我們彼此能有機會一起合作,就像這次我找了許多我熟識的資源一起投入這場活動一樣。」

「當然在演出中的環節也怕一般的民眾對重金屬感到無法接受甚至是害怕,所以原本漁人舞台的主持人——西尤樂團及陳昇的貝斯手炮哥,就會成為重要的媒介,透過現場採訪樂團並與觀眾互動的方式,讓民眾認識樂團結構、演出風格以及這類音樂背後的文化背景。」

「當初設計淡水魚人舞台時,曉蓉姐將這裡定調為原創音樂的基地,『重金屬之夜』身為其中一檔活動,我希望能透過這個活動,成為民眾初次接觸重金屬音樂的啟蒙地,這也是當時在構思重金屬之夜裡蠻重要的一個概念。」

「漁人舞台 金屬之夜」的圖片搜尋結果

搖滾嗨歌練團室這個橋段有什麼特別含意嗎

「《搖滾嗨歌練團室》源自我跟我鼓手陳建瑋(後文稱 黑熊)的故事。大學時我們組了個團翻玩過許多重金屬樂團的名曲,但畢業之後各奔東西就沒有再練過團了,直到10年後,我把當時做雜誌欠的債還完,工作與生活也都穩定了,才萌生想再組個團的念頭。那時黑熊正在幫歌手管罄打鼓,我跟他提到這件事,他也很開心,不過考量到我們兩個都很久沒玩這麼極限的音樂了,要重新開始真的蠻困難的,因此在有了這些想法的整整一年後,我們才終於回到練團室一起練團。第一次練團只挑了Sex Machineguns《Aijin28》一首歌,因為我已經十幾年沒彈過吉他,鼓手也因為這段時間都在幫主流歌手打鼓或教課,很久沒機會打比較重比較快的歌,更不用說要打重金屬的歌曲,所以一開始我們兩個就開了mp3,把速度調到80%玩了一小時,就這樣開始了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練團。」

「練了幾次之後,覺得如果只有我們兩個練似乎有點無聊,那假設我們確定固定兩三個月一次練團的話,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找更多的人一起加入我們的練團,所以才有了《搖滾嗨歌練團室》這個概念。(後文簡稱 嗨歌)」

「嗨歌至今已經舉辦五次,考量到現在大家都在家裡划手機看演唱會、在家裡練琴、在家發呆,甚至連認識女朋友都可以在家完成。雖然很多事情可以一個人在家完成沒錯,但玩樂團並不是一個人在家就能完成的事情(雖然也是有罕見的特例,但一個人孤獨地完成所有的工作,並不在我們的初衷內)。顧名思義,『團』就是要有很多人一起玩,但現在這樣人與人密切互動的活動實在太少了,練團的人也越來越少,我希望透過《搖滾嗨歌練團室》,讓大家重新回到練團室,沒有壓力的一起玩音樂,這是我當時發想這個活動的初衷。」

「至於命名的方式,也許有人覺得很俗氣,但就像當年我與夥伴們命名《樂團人》與《挺》一樣,我不想取一個孤高且複雜的名字,況且嗨歌並不是一個以『帥』為主題的活動,畢竟我們已經有很多很帥而且企劃做得很屌的活動,例如《金屬聲肆》、《臺灣死亡金屬節》。我想做的是一個能『讓民眾穿吊嘎拖鞋進來玩也不會覺得格格不入的重金屬/重搖滾音樂活動』,這是嗨歌與其他活動最不一樣的地方。」

圖像裡可能有8 個人、大家在舞台上

「這個練團室的規則其實很簡單,我跟鼓手會開出我們想練的歌單,並把歌單跟練團時間丟在社團,那喜歡這個歌單的人,你就可以直接參加,那如果你不會彈單純喜歡歌,你也可以來看,你不喜歡歌單,也無所謂,就算全場沒有人來也沒關係,因為原本就是只有我跟鼓手兩個人開著MP3一起玩的假日活動,即使沒有人來我們還是可以練。」

「不過我們目前已經有許多幾乎算固定班底的樂手,大家的演出經驗也都很豐富,這次陪我登台的樂手包括前Corefield 芯力場主唱阿殘、前惡魔刺客吉他手賴巍文,另外因為黑熊剛好臨時有工作要去廈門,所以我找了私人視線的年輕鼓手淳安來打,這次發生很多突發狀況,甚至還遇到打擦邊球的颱風,雖然非常匆促,但還好一切最後都很順利進行。」

「傳統大家對於練團的想法,即使是所謂的copy團(翻唱為主的團),好像都還是必須要取個團名,訂個固定練團時間,五首十首歌單練個半年一年之類的,但我不想要這樣,因為我們以前玩團就是這個樣子,我是注意力很難專注的人,這種方式其實蠻折磨我自己與團員,我也蠻確信這樣會消磨人對音樂的熱情。所以我們在練團的時候,不會限定歌單,每次都練不一樣的歌,我們目前已經玩過許多歌曲,包括Pantera、Lamb of God、Arch Enemy、Deep Purple、Led Zeppelin、Ozzy Osbourne、Megadeth…,也練過一次臺灣金屬團Eye Of Violance的歌,但不幸挑戰失敗了,這是我們目前唯一一次挑戰失敗的團,大多數練團大家都能把歌配起來,只要有練習並且參與報隊,任何人都可以來跟我們一起練團,練團費則由我與鼓手分擔,大家只要有練習,然後來玩得開心就好。」

「每次練團無論是觀眾還是樂迷我都會讓所有人自我介紹,包括我自己,因為我希望能讓大家認識彼此,因為沒有限制參加條件,所以每次練團見到的人都不一樣,至今完全沒有一次練團來參加的人是一模一樣的熟面孔。希望在練團室裡面能讓大家互相認識,只要你對這些事情有興趣,就算只是想看練團也沒關係,透過重金屬,大家可以一起交朋友。」

「所以藉由這樣的概念,把它搬上舞台,直接呈現真實出練團室的真實樣貌,所以我這次在新聞稿裡面,我有提到這是一個開放式的練團,一般我們練團都是在練團室裡面,但是這個練團就是搬到舞台上變成開放讓大家來看我們練團,這是當時在規劃這場活動的想法,因為我希望除了喜歡音樂的人以外,甚至連路邊的民眾都可以一起參加我們練團的這件事。」

「這次在淡水漁人舞台的活動,是嗨歌第一次在市民與遊客中舉辦練團。為此我們從《捍衛任務》、《魔咒女王》、《雷神索爾3》等電影中各挑選了一首原聲帶歌曲,確保大家只要有看過電影一定會聽過這些歌。會挑電影裡面聽到的重金屬還有個原因,是因為我想要跟民眾傳達『我們會看動作片、愛情片、恐怖片,而以金屬樂來說,黑金屬之於電影就是恐怖片,Nu metal、Metalcore也許就是動作片,而你的確也能頻繁的在動作片中聽到這些音樂。』」

「希望民眾可以拓展對重金屬的眼界,放心的讓自己的小孩子去玩,而且金屬樂手人都很好的!(笑)所以在現場我們就會直接告訴觀眾,我們為什麼會唱這些歌曲,為什麼會辦這場活動,今天的組成樂手有誰,會遇到什麼狀況也都會跟大家分享,甚至是跟大家聊樂手們彼此的工作與生活,讓他不僅只是一個活動,可能會更像是一個讀書會與大家、觀眾分享我們的心得,以及我們喜歡的音樂。」

什麼原因讓你挑戰直接讓大眾接觸重金屬現場

「因為我以前工作經歷中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那時候我在從事網路業務,我們公司的網站設計師,他就每天都把自己關在一個小房間裡面聽著流行歌。有一次我們聚餐,我就跟他聊到我有在寫部落格,就聊到一些重金屬音樂,他就突然問我有沒有聽Disturbed (騷動樂團),他說他超喜歡Disturbed的。」

「一個每天都在聽流行歌的人,居然知道Disturbed,這並不是你打開MTV就能隨便聽到的金屬團,我覺得真的是很奇妙,有些人可能就是某個契機開關突然被開啟了,就掉進來聽重金屬,我自己也是如此,所以希望能創造更多打開開關的機會給民眾。」

對於嗨歌練團室有什麼期許,以及它能帶來的效果

「未來我想透過嗨歌玩更多不同主題的練團活動,目前我們已經辦過幾次邀請特別來賓的活動,但我希望能辦一場觀眾也能實地參與的練團,希望能在年底前達成這個目標,繼淡水漁人舞台之後也希望能在更多意想不到的地方練團。最後,喜歡重金屬/重搖滾的樂迷可以到臉書加入《搖滾嗨歌練團室》的社團,記得要加入社團而不是粉專喔!」

點此加入《搖滾嗨歌練團室》社團。

(Visited 23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