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e Live 2019 U.S. Tour 詢前訪問

譯/cate

HYDE LIVE 2019 U.S. Tour 詢前訪問

Q: 聽說在巡迴巴士(注1*)中成員們常常聚在一起喝酒,即使這樣隔天的Live還是準備充足,完成很熱烈的演出呢。該怎麼做才可以這麼堅強呢?

H: 堅強?但我覺得是為了喝酒才辦Live的耶,如果不能喝酒的話,不就變成為什麼要辦Live了嗎?我覺得神明應該會生氣吧,所以才喝酒,雖然我不喜歡。啊~我真的不想喝,但Rock的神明會生氣。

Q: 巴士巡迴的路上有沒有發生有趣的事件?

H: 車子裡面,如果不寫名字的話,實在無法分辨是誰喝過的飲料耶。有很多不知道誰喝過的啤酒或酒瓶散亂在各處,我又不想和成員間接接吻。最後酒瓶就累積越來越多,明明都還沒喝完,覺得有點不舒服。另外,我們有很喜歡殭屍的成員,當時下一場演出是在Pittsburgh, George A. Romero就是在這個地方拍攝殭屍系列電影(注2*),可以去這個聖地,真的超級開心。一路上和成員開心地喝酒,一起說起床就到Pittsburgh了耶,結果最後喝到爛醉,甚麼風景都沒有看到……。

Q: Hyde如何決定舞台外觀的設計?

H: 是否會有心動的感覺吧。如果我去Hyde的Live,會希望看到怎樣的舞台,用這種心態設計及製作。這些設計可以展現樂團的個性,對我來說,就是可以發揮及展現自己個性的地方,我本身也非常喜歡設計,所以很開心地做這樣的工作。

Q: 2006年開始首次舉辦美國巡迴之後,做為Artist有怎樣的改變呢?

H: 第一次的美國巡迴,大家都善意的接納我們,Live也很熱烈,有點得意忘形呢,非常開心的經驗。那個時候大家之所以可以接納我們,和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是因為我們是以日本樂團的方式演出而被接受,那時的演奏方式,一般的美國聽眾應該是無法接受的,當時是因為我們個人魅力才來看我們的。我們現在做的,例如擔任當地Live的開場演出等,是為了吸引對我們不感興趣的樂迷,這種情況下,如果不以通用於美國方式演出的話,我覺得是不行的,因為我的目標是在美國。現在回想當年2006年的演出,其實被接受只是運氣好而已,現在好不容易才剛鋪好進軍美國的路,我將以現在的方式,繼續製作美國人喜歡的音樂及演出,很期待這次的美國巡迴呢。我本身很喜歡樂團In This Moment,音樂上也有很多相似點,相信樂迷會喜歡我們的演出。

Q: 在美國的音樂祭演出時,有沒有發生甚麼麻煩的事件令你印象深刻?

H: 平常演出我都有用耳內監聽(In-Ear Monitoring),例如演出前突然被要求不能使用等等,真不虧是美國啊,在日本不可能發生的事在美國常發生呢,樂團都變得越來越堅強了呢。不只美國,像在智利也常常發生有趣的事呢。之前是在安可前,音效設備突然出問題完全發不出聲音,可是歌迷一直在喊安可快無法收拾了,一直嘗試要找出問題,10分鐘後覺得應該是修不好了,因為也沒別的辦法,想說出去道歉然後離開吧。但因為麥可風沒有壞,想說我清唱好了,結果台下聽眾一起跟我大合唱呢!成為一次很感動的Live,簡直就像出現奇蹟呢!

Q: 日本和美國的音樂祭,差別是甚麼呢?

H: 在日本的話因為是主場,演出時很容易進入狀況,容易跟大家開心的玩。美國基本上就是客場,聽眾大都抱持「他們誰啊?」的想法看我們,與其說無法進入狀況(笑),雖然很難進入狀況,但反而有想開發歌迷及挑戰的心情,還蠻有趣的。看著原本冷淡的聽眾(Hyde一邊模仿動作),隨著我們的音樂開始擺動身體越來越High,真的很開心呢。

Q: 你覺得這次巡迴,美國的聽眾想聽哪些新歌呢?

H: 新歌啊,喜歡哪些新歌呢? 嗯,《After Light》吧,和音樂祭的氣氛也很搭,我對這次每首作品都很有自信,都是在Live上可以很High的作品,想連續發射呢。

Q: 美國巡迴時,有期待和哪個樂團一起演出嗎?

H: 第一個當然是In This Moment吧,之前也在日本一起演出過,演出整體很講究,看了各方面覺得很有趣,曲子也很酷,期待可以好好宣傳他們。音樂祭的話像是Bring Me the Horizon,很期待見到他們呢。

Q: 你想如何克服在美國演出時面對的挑戰呢?

H: 嗯,這次,想冷靜的演奏吧,不要像“日本人”吧。表現聲音的部分如果安定的話,美國人應該會喜歡吧,比起高度技巧纖細的歌聲,這個部份我想唱出好的歌,當然演出是激烈的,但唱歌的部分想保持安定,我想這樣應該可以傳達出我們的音樂吧。

Q:你對於聽眾在Live演出中用手機拍攝這部分,有甚麼想法呢?

H: 日本的話呢,基本上是禁止的。美國的話,一般是沒有禁止的,所以我也放棄這部分,換個想法把他們拍攝Live當成是一種宣傳。只是在Live演出時看到這種情況,我不覺得這是好的景象,雖然他們也是有在看演出。會覺得你們來看Live真的開心嗎?但這可能也是現代的問題。我覺得不要拍攝一起High會比較有在享受Live的感覺。明明都來現場看Live了,還看著手機螢幕……。

Q: 身為Artist,現在的目標是甚麼呢?

H: 在美國的音樂祭演出中,讓更多人接受我們的音樂,藉由音樂祭,讓他們對我們的音樂燃起興趣,正為這個目標奮鬥及努力吧。這次SOLO之後,還沒有以Hyde身分在美國辦過Live,他們一定很期待我們的演出吧,我先這麼想像了。好不容易今年在進軍美國方面有些進展,到底會如何呢?很有趣,我非常期待。

*注1: 從Vamps時代起的美國巡迴,Hyde團隊都以設有衛浴設備及床鋪的大型巴士,奔馳在美國各個城市間進行Live​演出。

*注2:殭屍電影之父George A. Romero(喬治.A 羅米羅)於70年代拍攝的殭屍電影,如「活死人之夜 Night of the living dead」、「Dawn of the dead」及「Day of the dead」等。

既然你在這裡….如果你對我們有一點小小的好感。持續的關注並支持我們,但媒體的廣告收入並不足以支撐基本的架設費用。與許多新聞機構不同,我們沒有什麼付費專區,我們希望盡可能保持音樂新聞的開放性與推廣。所以你可以看到為什麼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異端者的獨立新聞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和努力。但是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想要推動我們喜歡的藝術家以及同樣努力生存的藝術家。

如果喜歡閱讀我們的新聞,那麼只需10元,就可以支持我們,您也可以隨意贊助金額,只需一分鐘。讓我們的能持續的為大家服務,未來也更加安全。謝謝您的支持。

支付

(Visited 22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