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旋死天團 In Flames 釋出歌詞影音 Voice

譯/Wei 編輯/PS

瑞典旋死天團 In Flames 釋出歌詞影音 Voice 1

這首歌的官方歌詞影音《voice》來自瑞典音樂重量級人物在In Flames,如下圖所示;這首歌取自該樂隊的新專輯《I, The Mask》,該專輯於今年3月通過Nuclear Blast (全球發行,北美除外)和Eleven Seven Music(北美)發行。這張12首歌的唱片與In Flames與獲得葛萊美提名的制作人Howard Benson(My Chemical Romance)再次合作,Howard Benson還制作了2016年的《Wars》,此外,這張專輯由葛萊美獎得主混音師Chris Lord-Alge (CheapTrick、Linkin Park)與錄音師Engeneer Ted Jensen (Pantera、Eagles、Guns N Roses)操控。

這張專輯的封面是由藝術家Blake Armstrong創作的,獨特詮釋了樂團該專輯的象徵角色”Jesterhead“。

吉他手Bjorn Gelotte向Overdrive(音樂雜誌)講述專輯《I, The Mask》:「在這張專輯中,我和主唱Anders Friden在洛杉磯的一個小工作室裡密切的合作,一起處理每一個細節,包括人聲線和吉他樂句的旋律,編曲和細部的一切,這是我們以前沒有做過的。在一開始,有人會即興一小段,然後我們再開始構建歌曲,再開始錄音,很多好的想法可能來自富有情緒的旋律,所以這次我們接觸到許多不同的事情,當我回頭看這些時,不可否認我們學到很多,最後,我們也找到跟以往不同的工作方式(笑)。」

當被問及這是否是他們第一次嘗試這種寫作方法時,吉他手Bjorn說:「我們確實在上一張專輯《battle》中有稍微嘗試過不同的方式。而現在我們開始與製作人Howard Benson合作,他真的幫助我們打開了創作的大門,我們對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謹慎,所以一開始有點奇怪,我們總是固執地認為:『旋律應該是這樣的,樂句呈現應該是這樣的,聲音也是一樣,所有的東西都密不可分,沒有改變的餘地。』與成果呈現的差異是驚人的,我從主唱Anders寫的歌詞中得到靈感,我們互相幫助,這種化學反應就這樣發生了,我們過去從未這樣做過,這讓人耳目一新。」

Bjorn接著說:「這次的錄制過程沒有那麼緊張,我們每天會在錄音室工作五、六個小時,然後在家裡再工作五、六個小時,在整個錄音過程中繼續寫作,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對這張唱片感到非常舒服和自信。我們在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有一個非常棒的經歷,從《battle》到《I, The Mask》的轉變對我們來說是如此的自然,我不得不說,整個過程讓我們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盡管沒有管理部門或唱片公司要求我們再創作一張唱片,但我們覺得我們只是想回去和這些人再次合作,因為這是一次非常積極的經歷,我們在這條路上真的學到了很多。通常對我來說,錄音是一個非常單調乏味的過程,既費時又無聊。對我來說,錄音只是類似巡演的一種演出,因為它就是一種現場演奏的展示。所以,對我來說,想要回到錄音室是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笑)。」

美國籍鼓手Tanner Wayne為樂團2018年和2019年的現場演出擔任鼓手。Wayne最著名的作品是與Underminded和Chiodos合作的作品。

《I,The Mask》和《War》的鼓手Joe Rickard離開後,Wayne加入了In Flames。2018年7月,Tanner Wayne在捷克布爾諾首次演出《In fire》。

長期在In Flames的擔任鼓手的Daniel Svensson在2015年宣布,他將離開樂團,專注於自己的家庭生活。

既然你在這裡….如果你對我們有一點小小的好感。持續的關注並支持我們,但媒體的廣告收入並不足以支撐基本的架設費用。與許多新聞機構不同,我們沒有什麼付費專區,我們希望盡可能保持音樂新聞的開放性與推廣。所以你可以看到為什麼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異端者的獨立新聞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和努力。但是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想要推動我們喜歡的藝術家以及同樣努力生存的藝術家。

如果喜歡閱讀我們的新聞,那麼只需10元,就可以支持我們,您也可以隨意贊助金額,只需一分鐘。讓我們的能持續的為大家服務,未來也更加安全。謝謝您的支持。

支付

(Visited 2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