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樂手:心在淌血、棺材太擠了,你們不要進來

文/PS

香港樂手:心在淌血、棺材太擠了,你們不要進來

從異端者發起以來,我們因此結緣了不少樂團樂手,其中也不乏許多香港地區的朋友們,《逃犯條例》的大事件插曲,中斷了原先港台訪談中的內容,從而談論到了來自香港樂團樂手的朋友們,他們最真切的感受與想法,以及來自他們經歷這些後,最切身的一些告誡與談論。

身處台灣,中港台三地本身有著非常相近的文明與習性,除了關注、留言、連署之外,還有什麼事情是台灣人能做的呢?

其中有新聞網友留言,開玩笑的用挺韓的群眾與”反送中”的圖案表示要交換。然而港民入籍台灣是否真的可行呢?

香港樂手:心在淌血、棺材太擠了,你們不要進來 1

除了連署,台灣已於2006年將難民法草案送入立院

實上港澳人民要入境台灣,甚至入籍台灣確實也有一定的辦法。除了《香港澳門居民進入臺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之外,台灣曾於2005年提出《難民法草案》,並於2009年送入立法院,只缺二三讀即可立法執行,若須特殊應急也只需要修改部分內容即可。根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已有兩名香港活動人士獲德國庇護。除了連署的實際效果,鼓催盡速通過《難民法》或許是台灣能為香港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也能藉此提升台灣對人權的重視,讓台灣能就近成為中港澳的人權方舟。因此不論是立法的推動,以及即將投入選舉的人,請務必請官員們鼓催盡速促成《難民法》。而連署固然有部分效果,但對於香港回歸後已屬於中國內政,因此除了國際施壓可能難以達到最實際的幫助與救援,但相信該《難民法》或許能給予香港人民更大的幫助。

相關連署位置:

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連署
南韓青瓦台連署連結

「台灣 人口結構 2018」的圖片搜尋結果

對比上圖比例與人口統計,香港人民若有機會入籍台灣肯定有相對好處,也肯定有其他的巨大衝擊,香港人民比起台灣更深切的感受到中國共產的危脅與壓迫,或許香港人更知道台灣該往什麼方向走,而這些是香港人民不斷告誡台灣的,”中共不可信”。另一部分則是能填補台灣少子化問題的一個缺口,也能為台灣增添各式人才、人能學者等。但相對而言可能會造就更大的工作機會競爭,以及其他文化上的差異衝擊。

台灣金屬樂團Dark Charybdis 暴噬者的樂手也分享一則來自香港給他的留言,非常認真的告訴台灣人:「棺材太擠了,你們不要進來。」

隨後樂團也將近期演出的活動,追加特別的計畫與更動,以下節錄暴噬者的更動內容:「昨晚我們在思考,身為一個獨立樂團,或者說,身為一個台灣人,究竟能在這件事中做些什麼?而在我與亞哲等團員們討論後,最終我們在這場演出的主視覺中加上這行字:『當日演出香港朋友免費入場』。暴噬者決定招待在台的香港朋友,下週於 PIPE Live Music 免費入場,來看我們這場演出。同時,當天我們樂團所拆分到的票房收益,也將全數捐出給香港人權或相關NGO組織。」

而異端者從原先約五月中與樂團談論的音樂內容,到《逃犯條例》出現,久違的回應,一句簡單的抱歉,卻令人感到無比深深的傷感。礙於目前情勢堪憂的狀況,我們就不便直接公開樂團樂手的身分。

金屬港團樂手:「抱歉我已經沒心情打任何文了」

一句意味深長,卻讓人感受到深切的無底的難過,更難以想像,這句話居然有如此的真實感。一直以來都有來自香港朋友們的各種告誡,經由《反送中》的遊行,以及發生種種的暴力鎮壓,如今才真正的讓多數台灣人認真看待與關注,港台的處境,以及台灣人對於《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句必須真正的認真嚴肅深思,身為台灣人能做什麼? 該做什麼?

相關圖片

以下擷取與金屬港團的談論

你們現況非常令人擔心,整個國際都在關注,你現在狀況如何是否安全?

金屬樂手:「捱了幾天通宵,吃了好幾顆催淚彈但人沒事,回家了。」

「因為在前線,聽到很多防暴PTU都是講普通話的,然後有人查警員編號,發現資料顯示女警,而且制服警花和警員編號顯示得級別不一致,極度懷疑有中共軍隊滲透。」

英搖樂手:「還好,不過心在淌血,我們都有上街,現在都非常安全」

深圳傳言有坦克與裝甲進入,你們有看到任何相關資訊嗎?

金屬樂手:「裝甲車新聞倒是沒有看到,因為政府總部接近駐港解放軍行政大樓,有拍到解放軍遠距離視察,其實自從上次雨傘革命我已經放棄去衝前線了…」

「說真的,這都是上一輩人作的孽,我們都只是炮灰而已,他們享受了經濟起飛,各種妥協出賣香港,犧牲的就是這個城市的未來,上街的基本都是年輕人,那些老一輩的不支持沒關係,一副看透世事的樣子說閒話,什麼中槍該死,全部都是暴力叛亂份子,聽了就很氣。」

香港回歸已屬於內政範圍,若有機會來台灣會否是你們的考慮選項?

金屬樂手:「很多都移民過去,但是因為文化差異,這樣會給台灣帶來很大的衝擊。而且現在台灣的局勢也很險峻,幹那個什麼《Korean Fish》(韓魚),我真的沒見過這麼腦殘的政客。」

「可能我自己比較悲觀,因為我一路都覺得香港人特別自私,而且現在學校的課程相當洗腦,有些師弟師妹竟然是站在中國和政府的一邊,我不希望這些類型得人會到台灣去,毀了你們。希望台灣人真的可以認識到中共的可怕」

「因為經濟壓力,香港也是人口老化嚴重,我們出生率也很低,本地香港人因為政治環境問題,房屋和開支,沒人養得起小孩。反而新移民就一直生,因為他們有綜援可以拿,又通過各種渠道直接拿到公屋,根本上就是香港被殖民。」

「中國就是想全部人同化,方便統治。想全部人同化方便統治。講遠一點,歷史上來說,正統的華夏民族其實都是說粵語的。後來中共要全國學校強制用普通話教學,就是為了去除地方特性,實現所謂的統一化香港,其實已經實行很多年得普通話教育了,小朋友連母語都說不清楚,就要用普通話上課,不說學習效率,單從地方特性來看,根本就是另外一種的洗腦模式,類似以前中宣部的政治宣傳,影響嚴重的話可能落得跟紅衛兵一樣的行為。」

這方面與台灣的語言歷史,有相似的既視感。那目前延送二讀,你們是否還有希望退回或是修改

金屬樂手:「機會很小,以這種強硬的態度來說,背後是有中共給林鄭月娥撐腰。二讀通過基本就是通過了,因為三讀是行政長官公佈法例,除非她自己宣佈撤銷。」

英搖樂手:「不敢想,特首太霸權了。雖然市民所以面對的是強權,但香港人所做的世界都在看,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對不公不義妥協。」

是否有偷渡立法或直接公佈立法執行

金屬樂手:「目前只要是司法獨立的話,獨裁公佈不可能的,因為直接破壞司法,會導致律師公會抗議,大法官不會承認,外資會直接撤資,目前進一步消息,警方拿搜查令到香港大學宿舍搜查證據,不排除拘捕嫌疑人,這個地方真的沒救了…」

「學生會成員、學校組織、任何遊行的NGO,全部都是被搜查對象。有一條法例叫做不誠實取用電腦,這個根本就是惡法,因為他覆蓋面很廣,二次創作,網絡詐騙,網絡商業騙案,流言或者一些呼籲的舉動他們警方都可以控告你。」

在連中學生都會被拘捕,上次雨傘」革命,有中學生在牆上畫雨傘,被拘捕,送去女童院,警方目前根本無差別追緝。」

入籍台灣或是工作簽證,香港人民有意願接受嗎

金屬樂手:「也要看情況,目前普遍移民加拿大,澳洲,日本居多。因為香港人真的是以經濟利益為第一考量,直接一點,連我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自私,畢竟是一個極端資本主義社會的社會。所以這就是我比較擔心給台灣帶來的衝擊。」

「們的選舉制度是我們所嚮往的,而且真的很多人想投資移民台灣,這點大部分市民還是辦得到的。但問題就在於就業,我相信台灣大學生畢業後工作上問題應該不小,而且生活壓力很大,如果有一群外來勞動力進去,會加大本土台灣就業競爭率,但也可以參考新加坡的做法,有限度的開放working visa。」

「而且經過嚴格的能力審查制度來選擇輸入的人才質量才能保證外來勞工的輸入是有利的,畢竟台灣自身也是再發展中的國家,很多事物要先去解決,以國家目前的角度來說,選擇難民開放,或者大量輸入外勞,會妨礙民生和國家發展,我覺得人才輸入計劃倒是可以考慮,但這個需要看台灣政府通過統計行業需要,未來主要項目發展所缺少的東西,繼而選擇需要輸入的行業專才。」

台灣始終還在與中國對質,沒有穩定政局,國際地位也仍需鞏固。但有時候欲速則不達,希望台灣可以被正式認定為國際認可的國家,政局穩定了,再去考慮。因為現在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國際身份,這是台灣發展的關鍵。

「前很多國家因為懼怕中國而不敢跟台灣邦交,另外就是中國巨大的經濟利益。不過往好處想,中國現在面臨百分之25的巨大關稅,加上經濟泡沫,出口業下滑,外商撤資,其實根本撐不了多久。所以他們現在就是利用香港的外匯儲備企業資產,來去維繫大陸經濟。」

香港這次反送中遊行,相信大多數都對共產清醒了,那你們最後有什麼打算呢?

金屬樂手:「​就算我們怎麼抑制香港政府都好,主權始終在中共手上,中共不倒台香港也一樣是淪陷,現在我們只能連署,希望美國和歐洲國家吊銷港府官員外國國籍,以及中國官員和子女在國外的國籍。」

「​實際上做不到什麼,也只能是你傷害了我,我也不能讓你好過的狀態。」​

英搖樂手:「強權只會喚醒更多默不作聲的人,香港是一個借鏡,看見不公義發聲是應有態度,不要作沉默的人。」

(Visited 75 times, 3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