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out of my mind 港金屬團 Insects Wake 驚蟄 吼出香港學生自殺行為背後的悲鳴

Get out of my mind 港金屬團 Insects Wake 驚蟄 吼出香港學生自殺行為背後的悲鳴

自殺不可恥,而是一個勇敢的舉動。-Insects Wake驚蟄

香港金屬樂團Insects Wake驚蟄歌曲The Curtains靈感來自於接連不斷的香港學生自殺事件。Insects Wake驚蟄

Insects Wake驚蟄:”現今年輕一代宛如父母的投資產品一般,唯命是從.喪失自主想法,不能為自己的人生做出任何選擇。就如同冷戰時期蘇聯所建立的Iron Curtain鐵幕政策,用強權控制人民自由意志,而如今的香港教育狀況充斥著恐嚇,階級和嚴苛的道德觀念一一加壓在學生身上,這就是制度上的極權。”

“歌曲描寫的正是年輕人在痛苦中掙扎,最後仍選擇踏上自殺的道路。「我們不覺得自殺是一件可恥的事情,這反而是他們人生中所做出的最勇敢,最自主的舉動。」”

對於中港台近似的環境與社會觀念,特意為該單曲與Insects Wake驚蟄的吉他手Fish,更進一步談論香港的社會環境與近況。

香港的金屬樂團INESTCS WAKE驚蟄,成立於2016年,並於2017年重組,活躍於香港,台灣以及中國等地。受著 Megadeth、Arch Enemy、Trivium 的熏陶,以激流、律動以及死亡旋律金屬為藍圖建立自己的音樂風格。 歌詞多以英語創作,以簡潔的短句,描繪在社會風氣碧海下,人間彷如地獄的諷喻。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吉他

以下為異端者與Insects Wake驚蟄吉他手Fish訪談節錄。

自殺學生的年齡從小學到大專都有,問題出在哪?

“香港近十年來補習行業相當盛行,從原本讓跟不上的孩子有地方可以加強學業演變至今,在經濟效益的影響下,形成了「不補習才是怪」的風氣。”

“接連導致師生相互影響,各自懷有不同的壓力,在讀書之餘產生了太多情緒及生活壓力,而其中家長也占了很大一部份的影響。選擇自殺的學生多半承受著家庭壓力,父母對孩子的期許過高,而孩子本身對前途還有些迷茫,在香港教育環境就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的生態系中,已經漸漸形成了一個有點病態的社會風氣。”

“學生承受著家長的期望,同時補教業者也必須回應家長的這份期望,最後都是從孩子身上索取,在大專生身上這樣的問題更加顯著,面對未來的未知與徬徨,做不到就等著被懲罰甚至是淘汰,在父母與師長身上都尋求不到幫助,而如今大學一年級的入學年齡在DSE(香港升大學的考試)的影響下普遍偏低,教育系統又偏向文書類別而非心理層面,自然造成學生不能自行處理負面情緒, 最後選擇了自殺一途。”

“「香港回歸中國前和回歸後的教育制度雖然沒有非常明顯的改變,但家長的心態和教師所承受的壓力卻有顯著不同。」”

回歸前後,香港整體大環境的劇變

“「回歸前對於政治民主香港人民還算是抱有希望的,因為能真正做到三權分立,立法會,政府和律政是完全分開的。而在回歸後受到中共影響,最近發生的民選議員因為宣誓時沒有宣讀為愛過愛港而不能當選,以及人大釋法事件令我們更覺得政治環境沒有希望。”

“回歸後開放中國大陸人在港樓市投資,炒樓,地產商賺了一大筆,但樓價始終居高不下,港人根本負擔不了,住屋成為最大問題,每個月的收入基本都拿去付租金了,買樓根本是妄想。所以我們看到高雄市長說要開放樓市讓大陸投資,拼經濟,都嚇傻了……

“最近調查想要移民的香港本地人有34%,原因都離不開政治環境和經濟負擔。中共除了利用香港洗黑錢之外,更利用香港外匯填補與美國經濟戰爭中國企的損失遲早虧空香港,如果台灣不幸被統一,結果也都是一樣。」”

失去民主及中國化後逐漸模糊的「香港身分」

“年輕一代都希望港獨,但老一輩的卻堅決反對,再加上洗腦式的國情教育,有些更年輕的孩子更加不懂得分辨民主意義以及自己身份和香港本身的定位。「本地香港人有錢的都移民了,剩下的真的在慢慢邊緣化。”

“說真的,我們漸漸看不到希望,很羨慕台灣可以投票選總統,不管是好是壞那都是民選的,結果由人民自己來承擔。而且你們看起來也很團結,派系相對分明。我們不論是民主派還是建制派,都是在以中國政策為中心形成的,跟無間道一樣。”

“我們這裡有政黨用卑劣手段欺騙老年人投票,真的是壞事做盡」”

與台灣有著相似處境的香港,是否有機會能夠扭轉局面?

“「老實說真的很渺茫,中共一天不倒台的話。”

“首先年輕一代都沒有什麼希望了,另外資本主義社會下生存都有問題,很多當年熱血的大學生也變成打工族,更不用說政治建設了」”

中國大陸現今的樂團市場

“近年來中國大陸的樂團也有逐漸興起的趨勢,但在文化審查下演出還是無法順利進行,目前仍以國外樂團居多。「老實說金屬和後搖這一類的中國樂隊真的相當不錯,而且很有市場,主要是他們聽的東西接觸越來越多觀眾群很大。」”

文藝市場興起與觀客素養的反比衝突

“「我在接觸來港樂團和去大陸演出的過程中,感覺文藝娛樂部分他們還蠻成熟的,有很大提高對比起來。但是來港遊客方面,真的非常糟糕,各種無理取鬧和不文明行為,就是那種擺消費者架子完全不尊重他人的高傲行為令我們非常反感,加上入關人數過度導致我們厭惡陸客。”

“而且他們的新移民不能融入香港社會,卻反而覺得是我們在排斥他們」”

一張反映現實的圖

“「這是一張我們都認為很中肯的圖。」”

Get out of my mind 港金屬團 Insects Wake 驚蟄 吼出香港學生自殺行為背後的悲鳴 1

“在中國大陸民眾很多都是以國家政策為至上,基本上都是順民,相對有些知識學識的人士,都明明了解民主文明和一些是非對錯,卻因懼怕高壓強權的政府而不敢言,敢言的不是被請去喝茶就是被自殺 。「我們到大陸去不少人也經常閉門提起這些話題,結論基本都是自己沒太大權力也不敢和黨作對,很多人都羨慕台灣擁有民主意志,也覺得香港正在沒落。”

“不過他們有一個誤解,都認為中華民國才是正統,國民黨應該成為執政黨,主要還是把希望寄託在一個組織黨派,而不是人民自身價值之上。但我們去的那些城市算是發展好的了,其他地區的狀況就相對不清楚。」”

強權統治下,已經扭曲的中國大陸人民思想

“受地方風俗問題影響進而導致對其他文化的不尊重。這也許和教育水平或教育內容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不單單是學校教育,更多的是家庭及整體社會的影響,群裡社會中每個人都做了這樣一件事,那麼這就件事就可行。”

“這顯然已經成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潛意識。「華人社會雖然主張德育,可實際上更多的是注重書本知識考核罷了。」”

Wake給港中台三地歌迷及樂手的話。

 “「大家在各種社會壓力和政治問題的影響下還能堅持玩音樂真的是很難能可貴的事情,就算三地語言跟文化有所差別,但在音樂層面上的交流我們已經盡可能做得很不錯了,希望大家可以共同進步吧!」”

編輯/NIKI

除了按讚分享和投稿,您還有更多方式支持我們!異端者HERETIC致力分享各種主流以外的聲音,如果您認同我們付出的努力及成果,請點擊下方的贊助連結。無論金額大小,它們都將成為我們繼續奮鬥的力量,由衷感謝您對音樂的支持與熱愛。

支付

(Visited 36 times, 3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