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的獵巫 主流中異端

新世代的獵巫 主流中異端

鐘明軒於12歲在Youtube演唱李佳薇的煎熬,受到負面的爆紅,近期與爽樂團的主唱紅中,合作影音單曲《我》,演唱每個人性的獨特性與跨性別的關懷歌曲。並在影片中呈現成長經歷中,受到歧視性的標籤,盼社會重視性平與性別氣質的教育加重理解,減少霸凌,並鼓勵每個人勇敢地做自己。

選擇當一個表演者或是創作者其實都沒有錯,只是結果的表現不同與對應的市場不同而已。

但是一個有故事的內容,絕對是值得一聽的價值,尤其是當你的故事無保留的揭露在社會大眾面前,那絕對是需要某種程度的勇氣,在大家看見的表面中時常充滿了誤解,也或許只是表演中的一部分,但也有著真實的一面存在著。

不同的夢想與目標,其實本來就沒有對錯與是非的價值,往往許多人都在這樣的追求的旅途中,經歷各種挫折與艱難,甚至是難以生存與面對社會,在一個最初擁有單純夢想的孩子,經歷了非他年齡所需面對的困難,譴責、謾罵甚至是整個社會的評論,也在多數人了解了他的故事後,能對他有更多的了解與認識,或許我們也該慶幸這樣的孩子,他勇敢面對了自己的人生,向正確的道路前進,即使是一首流行,一位網路紅人,擁有故事與特色的人,他永遠都會有耀眼的一部分。不與大眾一般的人,都需要不尋常的勇氣,就如同從開始就經歷各種攻擊與嘲諷,如同鍾明軒,每個擁有自我的人都會需要堅強的勇氣保持自我。而在他坦露於社會中現實,我們是可以看到他的故事,即便假設這是刻意打造的故事,也有一定真實在其中。

相關圖片受到獵巫審判時期的鐘明軒

往往都有許多人,用著努力與辛苦來作為支持的原因,然而事實上,這卻是最最淺薄的支持原因,不論是在任何的職業、社會象徵、目標的追求,最原始基本的付出,就是做最大的努力,而辛苦也只是其中的必然。
 
每個年少輕狂的嚮往,往往都只會被視作泡沫的夢,現實中也確實有許多的輕觸即破的氣泡,不論是在商業上的主流與獨立、個人創作等,多少都勢必經歷最為困苦的生活經歷,或許真的需要窮其所苦才能有所收穫,即使是在大眾商業的市場中,不隨從主流商業的獨特,往往才是最有價值的,異端或許只是一種自嘲的稱呼、裝帥的中二。
 
歷經整個社會的譏諷嘲笑,家庭親人的變化,在極大壓力之下的越來越活的自我,或許這就是主流中的異類。
 
同歌曲的自介所言『如果你發現了自己與別人的不同,不代表是錯。每一個我,都是值得被肯定,值得被擁抱,值得被愛的我。』


鐘明軒近期也受到教育部長邀請,討論教育改革等相關問題。
相關連結:教育部長我來了!!
 

「鍾明軒」的圖片搜尋結果公開表明自為雙性戀的鐘明軒,在影片以婚紗裝扮慶祝同婚法案過關

當然愛在每個人心中都是種必須,不過有時候硬派的搖滾與金屬,將愛說出口或許是有那麼點矯情,而堅持與反叛的堅持,不正就是搖滾的一種基礎態度嗎,如同在音樂得到歸屬的所有朋友,我們都有掙扎與各種痛楚,我們都是不一樣的,卻也是相同的,但我們都是擁有自己最獨特的樣子。
 
另類不是一種刻意的特立獨行,異端只是一種強烈的自我,主流中異端,度過常人無法想像的時事境遷後,這是一個更加強烈的活出自我,這麼說或許會感到那些許的刻意讚許,但這樣的精神,絕對是一個主流的另類,擁有自我的異端。
 
從眾的常人不會理解受歷史迫害的無罪之人,已經漸同真實世界的網路,掩飾真身的言論早已淪為無良的審判。這些強迫式的改變,是最真實譴責加害者的攻擊。社會中真正需要被關心的人,只存在於螢幕之中留給世人哀傷,存留於現實被忽視著。未被社會所扭曲而依舊堅持擁有自我的鐘明軒,這是唯獨值得慶幸的,而留下的傷害是整個社會所給予的。
 
時代依舊,從眾之人始終還是不懂追尋自我與探究自身。社會始終無法賞識與正觀的看待那些擁有自我的人,無關乎你身處於何處,有著自我的人肯定會有著美麗的靈魂。
 
世界如故,因此世人不懂梵谷,才把基督釘在十字架上!
 

我們需要的都不是從眾的改變,而是做出自己最美麗光輝的樣子。我們都在這裡,都是跟隨自己的異端,世界正是因為有不同而美麗。 

異端者-PS

(Visited 3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