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turbed 騷動樂團 主唱 David Draiman “當我們走向政治,試圖確保切割的兩種方式”

Disturbed 騷動樂團 主唱 David Draiman “當我們走向政治,試圖確保切割的兩種方式”
Disturbed 騷動樂團 主唱 David Draiman “當我們走向政治,試圖確保切割的兩種方式”

Disturbed 樂隊主唱David Draiman向Music Connection(美國月刊音樂貿易雜誌)講述了樂團決定在其最新專輯Evolution中加入一些政治導向的曲目。

David Draiman說:”當我們政治化時,我們會試著確保「公平」在這個星球上形成衝突惡性循環的力量並不承諾於對左派或右派或中心的忠誠。他們利用每一個人。這是一個讓我們互相殘殺中獲利的真實陰謀論。為什麼我們要繼續延續這種惡性循環呢?

“「Savior Of Nothing」號召了社會中正義之士熱情參與,他們熱情的投入戰鬥之中。他們的大肆宣揚逐漸變成不被接受的聲量。在另一個時空談論著我們對科技的依賴。

“當我們觸及任何被視為「政治」議題的主題時,不論是在談論哪一方面的主題,我希望它適用於所有人的。

當被問及他對那些想要保持政治活動但又不想疏遠粉絲的藝術家有什麼建議時,Draiman說:「這是不可能的。無論你做什麼,你最終都會疏遠某些人。你不可能利用公眾人物的力量,使用你的言論自由權利而不受任何程度的影響,這是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最好的選擇,就是就是「誠實」。做一些能讓人們從中解脫出來的事情,而不是把他們重新投入其中。 」


他繼續說:”不要誤會我的意思,還是有許多很棒的具有號召力和抗議的歌曲,我們自己寫下這些內容,但是關於作為藝術家而熱愛的主題又是另一回事,而在你把麥克風放下然後重新拾起並開始在舞台上推廣之後的另一件事。如果你“我願意這樣做,你會獲得更大的力量。但你必須知道這是有後果的。我也是我不再願意在任何層面上參與的事情。”

主唱Draiman最近表示,他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刪除自己的賬戶已超過三年,”我永遠不會回歸Twitter。”

去年8月,Draiman向SiriusXM Octane(美國電台)承認,雖然他沒有在Twitter上正式出現,但他仍然使用該平台,作為新聞工具。我仍然有一個仿冒的’Twitter帳戶。他解釋道。”但是我沒有發推文,我也沒有發任何東西。只有我才能得到我的新聞。”

Draiman過去曾與Twitter上的酸民筆戰,他們騷擾他關於以色列及其與巴勒斯坦人持續衝突的有時爭議性的觀點。DraimanTwitter上經常與酸民進行激烈的交流,其中一些人認為以色列在與巴勒斯坦人的持續衝突中並非無可指責。

Draiman是以色列人的兒子,也是大屠殺倖存者的孫子,他們在2014年和2015年初的大部分時間都與保守派和親以色列博客的文章聯繫在一起,並經常利用自己的名氣反對反猶太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