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ing Island 火燒島主唱呂鴻志:我們是暴民嗎?

逐字稿&文/Tzhu

Burning Island 火燒島主唱呂鴻志:我們是暴民嗎?

哪裡的人民害怕政府,哪裡就有暴政。哪裡的政府害怕人民,哪裡就有自由。” – John Basil Barnhill

我想從這一句話就可以應證今天香港人民或許離自由不遠了,當眾人願意站上街頭對著無能、違背民意的政府發出震天怒吼,香港人民再也不懼怕,藏在香港魁儡特首後面的巨大國家機器”中共”。
但又是甚麼讓原來對政治冷漠的香港人,不再冷漠甚至鼓起勇氣站上街頭去反抗暴政?

我認為這脈絡的源頭可以從14年的北京人大決議17年港人雖然有一人一票的普選權力,但是候選人可以說是從北京”直接指派”,而不是由公民或是政黨提名,當然這項決議成了日後占中運動(雨傘革命)的導火線。

占中運動後 又陸陸續續出現了”銅鑼灣書店事件”、”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等事件,再加上”雨傘革命”的推波助瀾”港獨聲浪”也開始大量湧現 ,且原本認為政治離生活很遙遠的香港人,也開始慢慢意識到”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其實並不是”兩制而是一國”…。

時代的風就此吹起 或許此刻風起雲湧 但它正喚醒著沉睡中的香港人。

Burning Island火燒島的主唱呂鴻志,同時也是呱吉頻道中的工作人員,曾參與台灣許多的社運與抗爭,也在自己本身的樂團發表許多關於社會公義公平的抗爭活動,而此次的香港的反送中,讓呂鴻志有一股不得不前往香港的衝動。這是預見我們將會迎來的未來呢? 還是我們勢必要去關心的社會?」 (以下文字內容由呂鴻志前往香港的相關內容與採防,由異端者擷取部分文字)

鴻志:「我搞了一個樂團,嘶吼著一些抗議的歌,參加了很多社會運動。我是個暴民嗎? 六月十二日我看了反送中的新聞,香港警察用催淚瓦斯,橡膠子彈甚至布袋彈鎮壓民眾,他們是暴民嗎? 看完新聞的當下我有股衝動。」 -老闆我禮拜一要跟你請假,我要去香港一趟。

S3jyxsqn o(影片截圖)
呂鴻志:老闆我禮拜一要跟你請假。
呱吉:蛤!為什麼?

「香港根本沒有海闊天空 ,這裡根本是水泥牢籠,走到哪都被高樓包圍,”被一國的框架包圍”,我們隨機採訪了上街的民眾,想要知道他們對於反送中運動的看法。」

那你覺得這次的運動會為香港帶來什麼樣改變?

香港民眾:「嘆…很難說…我覺得沒有甚麼希望」、「我們覺得沒用」、「感覺因該不大會有機會改變」「機會比較低,覺得現在這個政府是不會聆聽 民意」

鴻志:「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如果是在台灣三一八運動的時候,我們一定會說,站出來就會有所改變。為了反送中而勇敢上街的人,卻總是回答,改變的機會渺茫,”很多人又不敢用真面目說話,好像在害怕什麼”,我一時之間感到很困惑,突然,手機跳出一則訊息,一名抗爭者墜樓身亡,我明明下午時還看見他站在高樓上掛著抗議布條,沒想到 幾個小時過後,一條身命就這樣消失了,很多香港人哭了。」

「六月十六號 金鐘到銅鑼灣一帶的街道 ,被人群擠爆遊行人數破了香港的歷史紀錄,總共有兩百萬零一人參加,零一人代表那位墜樓身亡的抗議者上街的民眾帶著白色的鮮花,別著白絲帶向他致意。」

Rogkize2 o(影片截圖)

港人的哀悼:
望向金鐘太古廣場的方向
做一次三鞠躬敬禮
一鞠躬……
再鞠躬…..
三鞠躬…..
十二點後除了化寶盧(金爐)之外
所有東西都會留下來 我們亦會把火滅了
蠟燭都會吹息…..

5uiunqhr o(影片截圖)

你覺得我們有機會,因為我們站出來,然後這個條例被撤回嗎?

香港民眾:「 這個是一定要的。」、「就算政府不改變他們的決定,我們也要出來表達我們的意見。」、

所以可能不會改變但還是要站出來?

香港民眾:「我覺得不會改變阿,不過盡力就好,你如果在家,我覺得就好像,辜負了整個香港人追求自由的那個權力,『一定要站出來,有人因為這樣死了。』」

鴻志:「就算改變的機會不大,我們還是要站出來表達意見,香港人這麼說。『這像是一條擱淺的鯨魚,在沙灘上垂死掙扎嗎?』,『還是說 待宰的羔羊仍有悲鳴的權力嗎?』」

香港民眾:無論這次有沒有過其實,香港這場仗是要打很久的,我覺得就像台灣一樣啊,就是台灣也經歷過很多,譬如說美麗島事件阿或什麼的,其實就算流了血,或者說失敗,但是它就喚醒了很多台灣人民,對民主跟自由的一些意識。

Ui8scsad o
黃之鋒,香港自決派社會運動人士(影片截圖)

我覺得此刻更像是,不站出來就無法原諒自己的悲壯,我們要回台那天黃之鋒剛好出獄 ,媒體爭相報導 ,我透過朋友的幫忙和他說上了話

黃之鋒:「雨傘運動過後很多人說,年輕人不再關心政治,或是不出來抗議香港政府,對香港的壓迫,但我覺得這個反送中的運動,在我坐牢的時候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說明了香港的年輕人,在關鍵的時候還是會出來。香港人在二十多年前的時候,我們沒有選擇的機會,台灣的朋友,希望你們明白想港的情況,不要犯下我們過去犯下的錯誤。」

往機場的路上,陪了我們好幾天的香港朋友說,其實他原本的心情也跟大部分上街的人們一樣

友人:「好啦這個過程中,陪你們走了這三天,還是看到一些希望,就是很多新的年輕人出來啊,中學生,初中生的,然後他們這次是學生出來,然後可能爸媽不放心,爸媽也跟著出來了,可是擔心他的安全,或者說 ,我(爸媽)是想要陪他一起,無論甚麼原因也好,就是當你整個家庭都出來的時候,就是人數會變多,從你們身上我可以看到很多,痾就是有點,我年輕的時候,或是已經慢慢失去的那些,我覺得這個是我… ,就有點像我初心啦 (好像長輩),我比你們年長一點啊。」

後來我們開玩笑地說,如果要透過假結婚來進行政治庇護的話 他會選擇誰?

友人:「我可能會選呂鴻志,因為呂鴻志可以唱歌阿,聽起來才藝多一點,感覺大家也會比較開心」

『越是悲觀越要笑得開懷,這樣才不會被強權擊敗。』

我問最後一個問題比較無關,你最喜歡哪一部鋼彈作品? 最喜歡哪個機體?

黃之鋒:「Gundam oo , EXIA (能天使鋼彈) 真的是非常好看」

鴻志:「為什麼我要來香港,『我想親眼見證香港人民反抗的勇氣和決心。我想感受因為團結,而讓街道沸騰的人群』。滿滿的都是人 ,聽說今天香港的遊行人數,快要破歷史紀錄了,『有聽到那個歡呼聲嗎?』,整個香港都在沸騰,我們是一群追求平等,自由與民主的人民。」

「我們是暴民嗎? 不! 我們雖然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的每一幕畫面總讓我回憶勾起,梅爾吉勃遜在”英雄本色”的演講。

「我看到我民族組成的軍隊,向暴政宣戰,你們作戰是為了解放人民,你們也將自由,若沒有自由能怎麼辦? 你們願意作戰嗎? 對作戰可能會死,逃開能活著….至少一陣子,幾年後…在床上老死。你們是否願意用這一切來換今天,為一個機會 就這麼一個機會,回到這告訴我們的敵人,它們或許會殺死我們 ,但他們奪不去我們的自由!」

我想對於上街抗爭的香港人,他們要面對的恐懼與壓力,可能不是我們台灣人能想像的,畢竟他們面對的不是軟弱無能的魁儡政府,而是它背後的”獨裁中共”,每個上街的人或多或少都想過,可能有天,”家裡就被查水表”,甚至走在路上就被扣上”遊蕩罪”而進監牢。我打從心底佩服每位香港人對抗暴政的勇氣,甚至不惜流血、犧牲性命為自由而殉道。

如今反觀台灣的現況,那種不團結感總是讓人帶來絕望,總有太多人支持無腦的舔共政客,相信滿口空話的總統候選人,一心只想著要發大財,卻不惜出賣自己的人格,認為民主不能當飯吃…等。

台灣人啊…我們現在享受的自由是由多少的先驅們,犧牲了生命和多少家破人亡換來的,香港的現況或許是我們最好的借鏡,一國兩制帶來的絕對不會是發大財,而是看不見底的黑暗,千萬不要忘記我們呼吸的每一口自由的空氣是多麼的珍貴…。

願台灣、香港都能像壓不扁的玫瑰一般,即使面對在龐大的國家機器,我們依然能用我們堅毅的韌性來扛住,最後在美麗的綻放。

(Visited 67 times, 13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