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與遊戲交錯的可能:火燒島樂團《浴火》對鬼的想像

文/馮祥瑀

現實與遊戲交錯的可能:火燒島樂團《浴火》對鬼的想像

「一名舞者歪頭探腦從舞台中央站起來,扭曲的肢體搭配連續的小調音樂以及減和弦,營造出歪曲社會中人們的掙扎,四肢在無聲無形的火焰中開展。幾盞昏黃的燈照在他的結實的身體上,卻映不出他那副軀體應有的生氣,在空氣中扭曲的手臂彷彿無聲的呻吟。音樂的力道加重,另一名身穿軍人緩緩走出舞台,鄙夷地望著那隨掙扎中的舞者,高傲的姿態隨著每一個拍子打在舞者的身體上。殘忍的壓迫者啊,你為何如此絕情無義⋯⋯」這是火燒島樂團在2018年浴火演唱會中的開場。

 

在這場演出中,火燒島運用了很多以往沒有出現的表演元素來豐富他們的音樂,這些元素是否有經過精心設計呢?如果有,那麼這些元素又是來自哪裡呢?呂鴻志在李恩刊登於關鍵評論網的專訪中說道:「我們的音樂其實沒有受到重金屬影響什麼,我就是寫我會的東西跟我的生活經驗。」如果說火燒島歌詞所寫的對於社會結構以及種種現象的不滿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的話,那其他部分的火燒島是什麼樣子呢?換個角度,我們從去年演出的視覺意象來頗析到底火燒島,我們會看到他們的另一面。而如果要我用一句話來說我所看到的,我會說火燒島是一個揉捻了動漫以及電玩元素的樂團,而這些也代表了火燒島成員的日常。去年演出舞台展演的視覺意象以及人物刻畫展現了這些沒有被寫進歌詞裡的火燒島。

 

最引起我注目的其實是一開始出現在台上拿著大刀揮舞的鬼。這個演員踩著高蹺、穿著白色的和服,腰間上繫著紅色綁布,臉上帶著三角形的面具。這個角色的形象很有趣,我一開始看到時覺得那是鬼的象徵。揮舞著大刀的鬼在台上踩著沈重的步伐,因為踩著高蹺的關係,硬是比其他舞臺上的人高出兩個頭。大刀緩緩地揮、肢體稍稍扭曲,詭異的姿態散發出恐怖的氣息。這個鬼的形象不僅僅同時是硬漢的象徵,也是舞台展演中最明確的恐怖元素。但是這個鬼的形象並沒有讓我感到不適,反而很親切。因為這個鬼的形象包含了讓人感到熟悉的動漫元素。

圖像裡可能有一或多人和室內photo by 鐘聖雄

高大且揮舞著大刀的硬漢在動漫裡面最讓人直接聯想到的就是電玩遊戲《沈默之丘2》中的三角頭(Pyramid Head)。《沈默之丘2》是由日本遊戲製作商KONAMI在2001年所發行的續作恐怖動作遊戲,接續前作《沈默之丘》,這代的故事一樣是發生在一個名為沈默之丘的山莊,而三角頭則是遊戲中的數一數二難對付的敵方怪物。在遊戲劇情中,三角頭是主角內心所投射出來的怪物,手持的大刀以及面具象徵無情的死刑執行者或是懲罰者的角色。

《沈默之丘》的美術設計者伊藤暢達在續作發行隔年出版的DVD《The Making of Silent Hill 2 DVD》說到,他認為三角形的面具給人一種痛苦的感覺。這個角色隨著遊戲系列作的移植、改編與其他形式的創作而不斷重複出現在《沈默之丘》系列的電影、漫畫以及遊戲中,並且多半以制裁者、復仇者等充滿力量的角色為主。在《沈默之丘3》的遊戲攻略中,官方對於三角頭的設定認為三角頭代表了人類生活的苦悶、性壓抑、內疚以及自虐。由於伊藤暢達對於三角頭的設計以及玩家的遊戲體驗,電玩評論網站GamerRader認為三角頭是電玩遊戲中最嚇人的角色之一,GamerRader、IGN、Gamedaily、PSU.com以及JoyStick Division等媒體都先後肯定了三角頭這個角色在描繪恐怖氣氛上的代表性。三角頭無疑是電玩中最具吸引力的恐怖製造機。

相關圖片

三角頭的恐怖形象主要反映在演出中鬼的面具上。鬼面具的設計靈感有很多地方取自於《沈默之丘》中三角頭的面具。在火燒島去年的演出中,鬼面具的設計以金屬感的材質為基底,在黃銅金屬的質感上呈現斑駁生鏽的樣貌;在整體線條上的造型也以三角形為主。面具下方末端銳利的角由面具中線帶出,將左右兩側劃分開來,並且形成對稱的樣式;而面具的眼睛部分則以暗紅色為主,下垂的眼尾以及眼匡輪廓彷彿說明鬼帶有的哀怨與憤怒。而斑駁生鏽的金屬則給人沈重的時間感,帶出鬼所長時間背負的不幸與制裁者的肅殺。

類似的設計我們也可以在伊藤暢達對於《沈默之丘》遊戲中三角頭的美術設定上看到。在材質上而

言,三角頭套上的暗紅色讓人聯想到大量的血液噴濺在金屬上而產生的鏽班,而鏽斑的顏色與血長時間融合,使得金屬面具的質地均勻的暗紅褐色。在遊戲中,我們並不知道三角頭面具下隱藏的到底是什麼,如果他還有容貌的話,那會是張多麽無情、冷酷且扭曲的臉。而無法見到面具底下真實的樣貌也留給了遊戲體驗者以及電影觀眾更多想像的空間。三角頭巨大而沈重的金屬頭套以及巨大的刀象徵著無差別暴力,任何接近這樣角色的人事物都將毀滅,而這也符合三角頭在遊戲以及電影中的行為。

 

火燒島演出中鬼面具的設計與三角頭在《沈默之丘》給人的感覺相當類似。鬼在火燒島演出中一開始出現在舞台上,與跳著舞踏的舞者互動、與火燒島團員戶動,後來則在舞台下與觀眾互動,鬼不僅將大刀砍向演出者、也向觀眾互動。鬼的舞臺動作實際上也是無差別暴力的劇場形式,祂轉化了《沈默之丘》中三角頭所營造的詭譎、肅殺、暴力以及恐怖,鬼面具與三角頭面具在設計上的相似性更直接點出兩者之間的關係。由此可見,浴火演唱會中鬼的形象大量取材至《沈默之丘》的三角頭。

鬼的恐怖形象基本上從兩個方面來形塑,一個是不合理的身材比例,另一個是對部分肢體的隱藏。演唱會中的鬼的身形並不像是《沈默之丘》的三角頭那樣壯碩,反而瘦弱纖細了許多。或許礙於現實中演員的考量,鬼其實是纖細瘦弱的。這樣的身形再搭配上高蹺,凸顯了身高以及身材比例上的不合理,露出半截的高蹺同時也讓人好奇隱藏在白色服裝下的道具到底長什麼樣子。模糊不清的腳部以及臉部是一般人對於「鬼」基本形象的認識,而火燒島透過高蹺以及面具這兩個元素將肢體樣貌模糊化,讓觀眾在鬼出現的時候就能辨認認出那是鬼,而不是怪物。而這種肢體比例的不合理更接近《返校》遊戲中,提著燈籠不斷追著玩家的鬼差,以及另一款遊戲《Slender man》中那纖瘦高大的詭異形象。同時,鬼的消瘦身形也凸顯了大刀所帶有的壓迫感。基於這樣的設計,鬼在浴火演唱會中成為了一個打破舞台邊界的關鍵,也是連結聽眾與演出者之間的樞紐。鬼對於建構一個「人間煉獄」的空間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

 

從這樣的角色設計來看,我認為火燒島樂團的電玩魂並不特別明顯的表現在歌詞中,但呈現於他們對鬼魂的想像以及演唱會中鬼的形象設計。如果說火燒島樂團能夠用PS4遊戲片換到浴火演唱會的主視覺[1],那麼電玩在他們的人生經驗中想必也佔了很重的份量。而這或許也能回應呂鴻志在專訪中所說到「火燒島只是呈現自己的生活樣貌」的說法。這樣的形象確實與我們所熟悉的著名西方金屬團的取才來源有相當大的不同,也更標誌著火燒島樂團的巧思。

[1] 火燒島樂團在2018年吹音樂的專訪中提到。原網址

(Visited 1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