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金屬樂克服腦性麻痺的吉他手 Brandon Mendenhall

譯/Raven 編輯/PS

遇見金屬樂克服腦性麻痺的吉他手 Brandon Mendenhall

如同成千上萬的青少年一樣 “Brandon Mendenhall” (布蘭登梅登霍爾) 有兩次從內心由衷的感到激昂與驚嘆的體驗,使他奉獻自己的一生到金屬樂的世界中,其中一次是當他聽到Korn的首張專輯,布蘭登 立即激動的詢問著 “那是誰唱的,我要怎麼買到這個唱片。” 

另一次類似的體驗則是當他聽到 Pantera 的 “drag the waters” 吉他的彈奏不複雜且簡單又直接,而那又重又猛的俐落爽快感,讓 #布蘭登 當下只想大喊一聲 “I was like, yes” (我喜歡,這真是太棒了!)

這類重型音樂激起了梅登霍爾拿起吉他彈奏的慾望,但是我們將從這裡開始敘述他那不尋常的人生故事, 梅登霍爾出生時即患有因腦性麻痺,這是一種神經傳導障礙的症狀,這種症狀會阻礙身體無法完整達成肢體動作的協調,甚至不只一位醫生跟他說:「你可能永遠都無法正常的玩樂器。」

「Brandon Mendenhall」的圖片搜尋結果

無視於醫生那些令人喪氣的話,梅登霍爾 不但更努力的學習吉他,也擁有了自己的樂團,最終組建了自己的樂團The Mendenhall Experiment並獲得了與lucent唱片簽下合約的機會,而這段過程促成了《Mind Over Matter》(意志克服物質) 紀錄片的誕生,並在2018年4月的於紐約的 ReelAbilities電影節首映 (這是位於美國為鼓勵並讚揚身心障礙者的努力,所舉辦的最盛大的藝術節慶)

「我希望這部影片成為毅力與信念的證明」- 梅登霍爾說

ReelAbilities電影節首映之前對REVOLVER Magazine 雜誌說:「希望透過這部影片讓大家知道,實現你想做的,不要放棄,你只要持續的堅持、努力、努力,你最後一定能從中獲得收穫。」

梅登霍爾 在14年前一場Korn的樂迷會上認識導演”Sébastien Paquet”(什貝森帕奎特) 並共同打造了《Mind Over Matter》這部作品,帕奎特當時從法國來到美國 並且一心想要成為Korn 的攝影師,他當時剛搬到洛城 ,而我也剛搬到洛城。

梅登霍爾回憶道:「我們當時沒有任何親朋好友,因此我們成了彼此唯一的朋友。」

mind over matter munky Sébastien Paquet, Sébastien Paquet

帕奎特有他自己的工作,但四年前他決定要提升自己的專長並專注在導演與提升說故事的能力上,某個聖誕節早晨 帕奎特回憶道:「我有了一個突如其然的想法,我跟布蘭登這麼多年的朋友了,而且他有一個這麼有趣的人生勵志故事,而且又是我的朋友。『但即使他不是我的朋友』,我也會想要講述他的故事」

帕奎特立刻打了電話給梅登霍爾並安排了一場會議來討論傳記或是回憶錄的專題,大概會是一部短片吧,這場會議本來打算只有30分鐘,結果變成了梅登霍爾在影片內講述了八個小時的故事。

梅登霍爾的許多故事都在《Mind Over Matter》上面有提及,他出生在美國伊利諾州伯明罕的一個拖車停車場,從小就因為他的殘疾被頻繁地霸凌,欣賞Korn的音樂成為他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他在那類型的音樂中看到了某種東西,一種釋放日久累積的憤怒,可以轉換成某些正面的事物。

munky-mendenhall-mind-over-matter-grab.jpg, Sébastien Paquet

Korn對於梅登霍爾的深遠影響有兩個層面,首先當他深入了解這個樂團時,他發現團員james Munky Shaffer(猴子 詹姆斯 沙弗爾)在手指受到嚴重傷勢時,居然還是拿起吉他學習,這鼓勵了他並且不再介意自己帶有神經傳導障礙的左手,而更想追求精深的彈奏的技巧,其次梅登霍爾是一名非常認真的樂迷,認真的程度讓他在自己背上刺上了吉他手”猴子”與主吉他手”Brian Head Welch”(頭 布萊恩 沃爾奇) 的刺青,這個刺青使他在樂團演出結束後的團體會面給人明顯不同的印象。

沃爾奇說:「因為酒精與藥物的關係,在Korn的前十年裡我幾乎沒有什麼清晰的記憶。」

Korn最火紅的時間與《Mind Over Matter》的某個時間點有交疊,沃爾奇當時有嚴重的酗酒與濫用藥物的習慣。沃爾奇說:「但是我記得梅登霍爾,因為沒幾個人會把我們的臉刺在自己身上。」

梅登霍爾長年跟Korn的成員接觸,他現在稱猴子為老師並說:「當人生經歷重要事情時,我會尋找沙弗爾討論給我方向。」

Korn在《Mind Over Matter》裡出現的非常頻繁,”當他們看到自己的音樂對梅登霍爾的人生有如此衝擊性的影響時,他們的參與就不只是輕鬆打發而已了”。

帕奎特說:「Korn從來、從來、從來就不是只跟音樂有關,他們的音樂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力量與拯救,他們賦予這些親身參與演出的樂迷們,一個強勁的生命說服力,他們知道那是他們能做的,不管他們是藉著做甚麼來回饋這個世界,任何擁有正面意義的事物,他們都想參與其中並付出的成為那些正面的一部分。」

中學畢業後梅登霍爾對於音樂的興趣引導他進入佛羅里達州的Full Sail University大學研讀工程系接著進入一個好萊塢洛城知名的Westlake Studios錄音室實習,但是他進入洛城音樂界的企圖不斷地受挫梅登霍爾本身無法駕駛自己的身體,使他不能成為錄音室的控音,而他試著透過樂團試鏡,但多數樂團也對身具障礙的吉他手不感興趣,經過沙弗爾的意見,不如梅登霍爾自己組建自己的樂團,於是”The Mendenhall Experiment”就這樣誕生了。

「The Mendenhall Experiment」的圖片搜尋結果

既然你在這裡….如果你對我們有一點小小的好感。持續的關注並支持我們,但媒體的廣告收入並不足以支撐基本的架設費用。與許多新聞機構不同,我們沒有什麼付費專區,我們希望盡可能保持音樂新聞的開放性與推廣。所以你可以看到為什麼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異端者的獨立新聞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和努力。但是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想要推動我們喜歡的藝術家以及同樣努力生存的藝術家。

如果喜歡閱讀我們的新聞,那麼只需10元,就可以支持我們,您也可以隨意贊助金額,只需一分鐘。讓我們的能持續的為大家服務,未來也更加安全。謝謝您的支持。

支付

(Visited 13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