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動態瞬間的獨立攝影師 邱律銘:從樂迷到拍攝

捕捉動態瞬間的獨立攝影師 邱律銘:從樂迷到拍攝 1

在音樂祭與獨立樂團演出中時常可以看到一位攝影師的繁忙的身影,不時也可以看到他克制不注音樂的誘惑,而衝向觀眾人群之中。帶著樂迷與攝影的兩種視角和身分,穿梭在大小演出的場合之中,這次異端就帶大家認識這位各個樂團爭相御用的平面攝影師-邱律銘。

什麼時候開始接觸獨立音樂

大約在國中的時候,一個因緣際會下聽到了Bullet For My Valentine 那時候還在一個即時通的年代,當時的網路沒有像現在那麼便利,並沒有像現在臉書啊、ig啊⋯⋯有那麼多不同管道能得到各種不同的資訊;如果有經歷過那年代的人、都應該記得即時通上有一個狀態可以設定,當時很流行在狀態上貼上音樂的連結,我就在我大哥未登出的即時通的好友中聽到Tears Don’t Fall 當時完全沒聽過這類型的音樂,覺得真的好帥,受到很大的衝擊,從此產生了興趣,就自己跑去找更多這種風格的音樂來聽,從中我就找到了台灣的獨立樂團,也發現原來台灣也有一大群人在玩這樣的音樂。 一個有趣的題外話:如今那位不小心讓我聽到我第一首金屬樂的朋友,現在也還有在玩獨立樂團,來自桃園的哈扣團 Setback Line 主唱阿坤。 可以說沒有他,我可能就會更晚才認識獨立音樂了(笑)。

不過看了太多場現場表演,讓我忘記了第一次聽現場是哪一團 不過還記得第一次從中壢騎車上去台北就是為了看閃靈的專場。

圖像裡可能有3 個人、大家在舞台上和鬍鬚Setback Line 主唱阿坤/photo by 律銘

在獨立音樂的文化中最深的感觸是什麼

一群堅持的人們吧,這個我感觸最深。當時從觀眾的角度還不能太體會到,直到自己也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就能了解在這地方,做地下樂團是非常的不容易。 大部分獨立音樂的表演者、工作者都沒辦法光靠著演出跟樂團得到足以支撐生活的收益,所以很多樂手或相關工作者幾乎都有著雙重身份,在外上班維持自己的生活,一邊努力經營自己玩的樂團,也會有些也會從事相關的工作,但都是一樣的辛苦,不過我們都還是傻傻堅持,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

什麼契機下成為攝影師

在第一屆山海屯音樂祭,我認識到了一位算是我現在當攝影師的啟蒙,是位影視科的學生導演—安東,我們都是桃園人,都愛聽獨立音樂。那時候我還什麼都還不懂,但聽到他是在拍片的又一樣是桃園人,就覺得蠻好玩的,去到了他拍片的現場看看、湊個熱鬧、打打雜 結果有一次的拍攝,攝影師沒辦法到現場,安東就直接問我要不要來玩玩看,跟他拍著拍著也覺得很有意思,就開始慢慢被他推下火坑,進入到攝影師的世界,後面再自己一個人摸索平面攝影到了今天。

從拍攝到真正的攝影師最辛苦的地方是

一路如何去證明自己吧。 當我在這條路上得到許多肯定後,自己就在思考,得出的結論是我不想要只做一名拍攝者,而是要成一名攝影師 看似簡單的又相同的兩個身份,卻有非常大的差異。 前者比較單純,我就是拍拍我自己喜歡的樂團、不用思考太多東西;但做為一名攝影師,就不能辜負那些信任你、找你拍攝的樂團 會希望一路上跟樂團一起成長 、一路去證明自己的能耐。 還記得身份轉換後,從中得到第一份薪水的那個踏實感,到現在都還記得。

圖像裡可能有8 個人、微笑的人、人群和戶外
photo by 律銘

從攝影師是怎麼與獨立音樂連結成職業

我覺得愛最重要。 要把拍攝獨立音樂當成自己的職業,我想就算是現在講出去,大部分的人都還是不太會看好。 但我就是那個以拍攝獨立樂團為主的攝影師 ,到現在默默活了兩年了還沒餓死的”辣”個男人 雖然也會窮到還是要靠其他商業案過活 ,但大部分維持我生活收入的還是在拍攝獨立樂團,現場演出啊、樂團的形象拍攝啊、專輯拍攝啊。其實樂團與攝影得連結蠻多的,就在於自己有沒有好好用心找出這些連結,雖然好幾度差點餓死,但現在的我還是在堅持走自己想走的路。

從身分上的轉換樂迷到攝影師有什麼最大的不同

我覺得最大的不同就是不能再好好的單純享受演出,現在就算自己不是當天的拍攝者,我都還是會思考,現在樂團這一部分要如何去做、好像可以這樣做 、這樣去拍攝,變成了一種職業病 所以有時候我也想回到還是樂迷的那個自己,單純地去享受現場演出 不過這幾年下來我看是回不去了 (哭)。

從樂迷到攝影師,如何描述不同角色與音樂的距離

當我還是樂迷的時候,我只需要去享受我喜歡的樂團的音樂就好現在的話,跟有些很要好的樂團或是其他在拍攝樂團的攝影師們,都會去聊這首歌要如何去製作 (影像的部分)、有什麼好點子可以加入其中,這些都是自己還身為一個樂迷的時候從沒有去思考過的。

未來會如何與音樂保持聯繫

就是繼續拍下去吧哈哈哈哈,拍到自己不行的那一天。

對於自己未來的發展與期許是

希望能靠著自己去證明,在台灣拍攝獨立樂團的攝影師,也能真正的去成為一個職業,而不再只是個攝影愛好者。希望自己能更穩定、為後面也想走這條路的人們,鋪出一條好走的路,這是我現在最大的期許。

(Visited 659 times, 6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