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殺不死我的都將令我茁壯-異端教室L7:《sweetest vengeance》與《瘋狂的快樂著》

凡殺不死我的都將令我茁壯-異端教室L7:《sweetest vengeance》與《瘋狂的快樂著》
凡殺不死我的都將令我茁壯-異端教室L7:《sweetest vengeance》與《瘋狂的快樂著》

藝術創作的題材與種類百百種,但它們基本上有著共通的目的:抒發情緒。我們有著比其他物種更深度的認知能力,這項特質使得人類的所有行為都涵蓋了情感因素,哪怕你有多不情願,你的潛意識也會出來做主;比較好的情況無非是以愉快的心情換取優質的生活,至於壞的情況會是如何想必不用多大家也都知道了。

《Pay money To my Pain》這個日本樂團的作品就如同它們團名,內容多半圍繞在主唱K的心理症狀上,而這首《sweetest vengeance》就有如他本人對聽眾的告白。從開場時的嘶吼到最後抒情的清腔,彷彿就像深受疾病所苦的病患摸索到一個可以宣洩的出口,在經過徹底地釋放後終於得以恢復平靜。

常有人說藝術家都瘋瘋癲癲的,這句言過其實的話其實還是有些道理在。偉大的創作者觀察世界的方式與常人有所區隔,這些人的眼界跨越了平凡人所涉及的範圍,使得他們能夠創作出令人讚嘆不已的傑作。然而心靈的強健程度因人而異,有人能藉由整理思緒來調解心中的不安,但對於精神狀態較脆弱者只要稍有不慎就會造成受損,先別談治療,沒有持續惡化就已經很不錯了。憂鬱、躁鬱、抑鬱症這類精神疾病在治癒上的難度不比物理上的傷口來得容易,藥物及心理諮詢給予這類來自外在的幫助終究有限,患者本身心境上的轉變固然困難無比,不過這也是最根本的解決之道。

《瘋狂的快樂著》不是描述一位憂鬱症患者戰勝病魔的點滴歷程,作者珍妮.勞森時不時仍會被腦中莫名出現的負面情緒弄得快精神崩潰,但久病成良醫,在領教過漫長地憂鬱生涯後,她已經學會如何從這些痛苦中擠出些許的意義,或者說樂趣。

心理疾病的成因除了外在的壓力,更大一部份是出自於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出了問題,這也是為何患者無法單靠自己的情緒去變更思考方式。珍妮算是相當幸運的人,除了醫療上得到了充分的資源,親友給予的陪同與包容更是讓她能以自己的步調調適心態,藉由在部落格與人分享痛苦的同時,她也總算得知了生命中除了瘋狂外更存在著快樂。

光明的時刻一次可能只維持幾天,但為了這幾天,勇敢支撐住吧。這幾天抵得過所有的黑暗。──內文節錄

聽起來流程很熟悉?這就是《Pay money To my Pain》主唱的心路歷程,也是所有以創作排解悲傷的人共同的往事。一百多年前的荷蘭畫家梵谷是如此,現今仍活躍於藝術圈的日本創作者草間彌生也是如此,出自他們筆下的作品無一不顯示了他們的痛苦,看似悲催的行為卻也替這些人帶來了生存的動力。創作是與自己對話最好的時機,在勾勒作品輪廓的同時,同時也能描繪出自己對未來的願景,這份痛苦或許不會立刻消失,但至少有機會能成為一份轉機;而對於身為局外人的觀眾,也能由這些作品窺見創作者內心世界的一小角,進而從陌生演變為理解,讓彼此關係從單純的陪伴升格為精神支柱。

SO FAR AWAY FROM HOME
BUT I’M STILL WALKING

AND I’VE SEEN MANY STRANGE THINGS

PEOPLE GIVE ME PAIN

PEOPLE GIVE ME HAPPINESS

I TURN AWAY──歌詞節錄

「如果你想過要自殺,請不要這麼做,我活了二十九年才確定自己活著是有意義的。看看我,一直以來受欺負和痛苦地活著,但今天卻得以站在這裡,和這麼多的人一起。」這番話是《Pay money To my Pain》在2012年時來臺灣表演時主唱K所說的,作為台下觀眾的我們無法得知K在憂鬱症上的病情,不過我們可以肯定地說:他未曾放棄過生命。縱使他在2012年時因急性心臟衰竭而去世,自他口中唱出的歌曲依舊能為有著相同痛苦的人帶來安慰,在樂團最後一次表演時,缺了主唱的他們在台上放了支無人演唱的麥克風,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這場表演的主角始終與他們同在。

脆弱的物品遭遇衝擊後會毀壞,能夠承受衝擊的強韌物也可能因此破損,而人心則處於這兩種狀態的中間值:反脆弱性。我不會說罹患心理疾病是件能令人有所成長的好事,但未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當心靈上的磨難得以一吐為快時,你將發現生命是何其地繽紛燦爛。

本次異端教室到這邊告個段落,在此感謝用心看到結尾的各位,喜歡的話別忘了幫我們專頁及作者的Medium按個讚。我們會固定在每周日發布新的文章,也歡迎各位在下方留言告訴我們你的看法或是還想聽到看到哪些類型的作品,我們下個星期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