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端湯上塔被狗追-Vio-lence "Eternal Nightmare"

「Vio-lence Eternal Nightmare」的圖片搜尋結果
想像一下這畫面:光著屁股的男人在山上被一群野狗追趕,男人死命奔跑的時候嘴裡卻冷靜而快速地唸著「和尚端湯上塔,塔滑湯灑湯燙塔」
是不是很突兀?每次聽見 Vio-lence 主唱 Sean Killian 唱歌的時候,這種尷尬突兀感就會再度浮現。與 Dave Mustaine 那種聽慣了反而覺得好聽的機歪唱腔不同,Sean Killian 的唱法就像把歌詞背得滾瓜爛熟,然後一股腦的快速唸完歌詞收工,但不像饒舌Rap有韻腳有節奏的唸法,反而像在練習繞口令,這種特殊唸唱放在猛烈的鞭金節奏底下格外讓人出戲。

關於 Sean Killian 唱功在網路上有很多討論,列舉金屬百科上幾個有趣的:
「他是那種參加選秀節目時只要唱個十秒鐘,評審就會揮揮手請他回去的歌手」
「他若改行當奧運游泳選手也不錯,因為其他選手都需要換氣(而他不用)」
撇開主唱不提,Vio-lence在1988年專輯Eternal Nightmare裡玩的是急促猛烈的灣區鞭金風格,可視為另一灣區鞭金名盤Forbidden Evil的火力升級版。急促多變的吉他riff、Q脆搶眼的貝斯聲線和連續轟炸的銅鈸大鼓,專輯同名曲Eternal Nightmare算是整體水平最一致的代表歌曲,合唱的加入也適度增加氣勢與降低尷尬。喜歡追逐式吉他solo的務必聽聽Serial Killer,體會一下光著屁股被狗追的刺激感。若對主唱不換氣唱法有興趣的,那麼Phobophobia也不妨試試…
日後吉他手 Robb Flynn 離團並創立更廣為人知的 Machine Head,並在2002年將當年Vio-lence的吉他手搭檔Phil Demmil也找了過去,改玩更偏Groove/Nu Metal的風格並影響無數後進,兩人當年在Vio-lence豪邁奔馳的鞭金作風如今只待成追憶。
據說當年樂團想取名為Violence但慢一步被別人用走,團員又懶得想新團名乾脆直接在單字裡多加一槓,這就是團名多一根的由來。
文/韓小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