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其所愛,愛其所擇:《尋找甜秘客》(劇透)

擇其所愛,愛其所擇:《尋找甜秘客》(劇透)
《尋找
甜秘客》,片名《Sugarman》來自於第一張專輯《冷事實》(Cold Fact)中的第一首歌。

 

電影前半簡單描述了西斯托‧羅德里格斯的狀況:作品在美國乏人問津,在南非紅透半邊天,然而先生不知何許人也,唱片上的名字就是一切,還流傳著好幾個版本的自殺橋段。到了後半段導演揭露了謎底,這人還好端端的,得知有人在地球另一端找他時還飛過去開了好幾場演唱會。

以劇情片的手法來拍攝紀錄片或許有失真實性,更別提羅德里格斯在去南非前曾到澳洲表演過,這件事導演完全省略掉了。觀影過後查詢到這些資料時難免有種被騙的感覺,就像整盒鳳梨酥都吞下肚了你才知道裏頭包的是冬瓜,即使東西再怎麼好吃心裡還是有些不平衡。

然而故事的價值取決於觀點,事後諸葛的我們無法想像南非樂迷終於找到那位傳奇人物時的感動,也不能理解羅德里格斯得知自己作品在陌生國度佔有一席之地時的驚訝與快樂。導演紀錄的或許不是歌手完整的經歷,但他拍攝的畫面仍是由真實所構成的;製作人的回憶、同事的猜想、音樂人的讚嘆、記者的推理,種種思緒匯集成行動力,最終使得主角總算不再是個若有似無的鬼魂。若非有這群不甘於自己偶像僅止於唱片封面的人,南非永遠沒機會聽見這位歌手親口開唱,羅德里格斯恐怕也無緣踏上這塊如此器重自己的國度。

 

1998年演唱會版本。

由樂迷的角度去看待這部片,這一百多分鐘的時間是在描述傳奇的回歸。然而對於從未聽說過主角的普通觀眾而言,它令人動容的橋段則是羅德里格斯的樸實生活。底特律的經濟狀況自60年代起便開始下滑,羅德里格斯在這攤泥淖中依舊幹著他所認定的好事;從帶小孩逛博物館,做社區服務,參加抗議示威遊行,甚至是參選市長他都經歷過。在美國他的音樂事業可說是在開始前就已經結束了,費盡心力為社會所作出的貢獻也不曾有過甚麼重大的影響,他的人生就好比自己居住的城市──殘破不堪,卻堅忍不拔地活著。

比起藝術上的成就,導演更想宣揚的或許是羅德里格斯的生活態度,就算那幾張專輯從未暢銷過,我們幾乎也能斷定羅德里格斯仍會過著相同的日子。訪談過程中他談起工作(整修工)時的神情與談起音樂沒什麼區別,這人對各項事物所投注的愛情似乎是均等的,他享受撥弄吉他時的放鬆,也不介意在工地弄得一身塵土。不管社會對這些行為給予甚麼評價,他總有辦法品嘗到箇中樂趣,並讓周遭的人也學會去欣賞它們可愛的地方。

省略了乏味之處,留下品嘗起來更有滋味的部分,劇本的安排其實與主角的價值觀有所呼應。無論事實為何,人們想看到的無非是有所幫助的一面;《Sugarman》這首歌講的是對毒品的無奈,在當時社會風氣沒那麼開放的南非卻成了思想進步的推手。羅德里格斯的人生確實沒有電影所陳述的那麼戲劇性,但導演所做的調整也非將這個人給神格化,而是讓觀眾更清楚的理解他在南非樂迷心中的地位。「謝謝你們讓我活著(Thanks for keeping me alive.)。」在演唱會登台時羅德里格斯說了這麼一句話,對觀眾而言這是莫大的榮幸,不過即使表演沒有辦成,還是會有個身影出現在底特律街頭,持續過著清心寡慾的生活。一部主角還在世的紀錄片自然是以開放式結局來收尾,下一個撰寫羅德里格斯故事的人篩選出的重點可能與這次有所不同,但不論聚焦於何處,所探討的想必仍是他所愛之物。

文/翁毛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